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圣传 > 第八十章 天宫

  李青山蹙着眉头缓缓握紧五指,自从踏上这条“九天之路”来到这方“原初世界”,那辉煌的日月、壮阔的世界,激起心中无限感慨,却唯有一种体验最为深刻、始终不变,像一条金线般穿梭于所有情绪之中,那便是“真实”。

  自“九天之上”回首望去,卧牛村的恍若梦乡,什么僵尸道人、什么墨海龙王,都只是梦中的怪物,醒来后便不值一哂。

  然而在这一刻,这种“真实”轰然崩塌,仿佛又被人一脚踢回梦中。

  因为,他在方才那场烟云弥漫的“死亡之梦”中,感受到了不逊于“原初世界”的真实。

  汽车、高速公路、广告牌、电梯……无论这些东西有多么平庸乏味,却都真实不虚,对于他这个“穿越者”来说,甚至比“原初世界”更为真实,毕竟,那是他真正的故乡,他不是李青山、也不是李二,甚至,他都不姓李……

  这一切或许都是那位“驱神大圣”的大神通,将他拖入这场幻境之中,只是为了传达某种讯息,只是不太成功。

  当年他也曾在九州世界的南海,在不知不觉间,被幻海蜃王拖入幻境之中,看到了不少前世的景观。

  然而,李青山却不禁怀疑,就算是堂堂大圣恐怕也没有这种能力!

  毕竟,他也不是当年那个李青山,而是炼神返虚的魔域之主,实际的修为远高于一般真仙,而且拥有多重神魔血脉,无论灵龟还是猿魔都能够轻易洞察虚幻。

  将他拖入幻境中也许不难,但想让他在脱离之后,仍然察觉不出一丝虚幻,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而且,那位六哥,似乎也像其他大圣一样被困住了,困在了李青山的“前世”。

  若他没有奇怪的癖好,显然不必用自己创造出的幻境来虐杀自己。

  李青山也算见过几位大圣,移山大圣被困在元始灵龟所化的归墟之中,通风大圣被困在地狱道最深处的无间地狱中,虽然都身陷囹圄、十分难受,但也不至于如此惨烈。

  此时此刻,他又回想起了许多年前,被困于幻海之中的慨叹:

  或许“今生”只是一场梦境。

  “小哥,天宫到了。”天书老人忽然说道。

  李青山抬头望去,只见星空与云海的尽头,升起一片辉煌的宫阙。

  “你刚刚到底看到了什么?”天书老人又忍不住问道。

  凡是求知之人,必有非常强烈的好奇心,天书老人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李青山方才的种种表现,实在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那片刻之间从李青山脸上闪过的表情,有震惊、犹疑、困惑……如果天书老人没看错的话,还有一丝丝怀念。

  要知道,方才哪怕直面天帝之威、日月之光,李青山都没有如此动摇。

  一定发生了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才能令他如此失态。

  李青山哈哈一笑,拍拍天书老人的肩膀:“看来天书老人也并非无所不知啊!老哥儿,这世上也有你未曾见过的风景呢!”

  若这一切都是梦境,那便前往梦境的最深处吧!

  天书老人吹胡子瞪眼,却也拿李青山没有办法,唯有驾驭着七彩祥云,飞向星空尽头那座辉煌的天宫。

  真武大帝的道场名为“无欲天宫”,长生大帝的道场名为“神霄天宫”,而这座天宫却没有名字,只是“天宫”而已。

  天之宫阙,天帝的居所,安然享受着其他天宫的环绕拱卫。

  它所在之处,便是“中”。其他四座天宫才有了属于自己的方位。

  天帝在此,统治着无量众生、满天神佛,从遥远的上古,至渺远的未来,永无止境。

  这一刻,李青山暂且抛下了一切忧惧、忘怀了所有怒恨,纯然以欣赏的姿态,仰望着那座云巅之城。

  云海若群山起伏,七彩祥云在其

  面前,仿佛一个小小的棉花团,云上的人就如同蝼蚁一般渺小。

  随着七彩祥云的不断抵近,天宫显得愈发巍峨,仿佛一个巨人,从极高远的天空俯瞰下来。

  天书老人对李青山道:“这样的风景,你总没有见过吧!”

  “嗯!”李青山坦然承认,微微而笑,眸中闪烁着孩童般的神采。

  他像个攀登者,一路上披风沐雨、披荆斩棘,经历了不知多少艰难险阻,而今终于看见了山巅,怎能不心生喜悦呢?

  哪怕将来可能会殒命于此,心中却再无任何遗憾。

  天书老人蓦然想起了佛祖“拈花一笑”,却又有些不同,一个是智者的觉悟,一个是勇者的无畏,却是一样天真明澈、不染尘埃。

  “唉。”天书老人发出一声叹息,伸手向下一指:“你看那是什么?”

  李青山心神完全被天宫所吸引,竟没有注意到,天宫正下方的大陆上,竟也有一座天宫。

  不仅规模完全一样,就连形制都大差不差,一样的壮丽巍峨、峻极于天。

  然而大陆上这座天宫却异常残破,无数楼宇倾倒、长桥折断,一些宫殿几乎被夷为平地,隐于天上宫阙的光彩之下,沉在无垠的黑暗之中。

  如果说云海上的天宫像是一个神采奕奕的巨人,那么地面上的这座天宫就像是一具巨人的尸体,身上布满了累累伤痕。

  李青山凝眸观察,发现这些“伤痕”也各不相同:或像是被大水冲毁,或像是被金铁斩断……

  原本该是正殿的地方,凭空多出了一座小山,将一大片宫殿都压成的齑粉,山岩上爬满了青苔与藤蔓。

  许多亭台楼阁则像是凭空消失了一大部分,仅留下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球形空洞,弧形的横截面异常平滑。

  最触目惊心的,是一道道纵横交错、深入大地的裂痕。

  而最大的一条裂痕,雷霆一般在大地上蔓延,撕裂途径的一切,几乎贯穿“巨人”的胸膛,将整座天宫撕成两半。

  若要对死因进行鉴定,那么这大概就是致命伤。

  而对于这种力量,李青山再熟悉不过。

  “牛哥!”

  李青山心中仿佛被投入了一块巨石,刹那间汹涌澎湃,时隔多年之后,终于赶上了他前行的足迹,那伟岸的背影仿佛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