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牧神记开始临渊而行 > 第二十一章 :道剑七篇,苏醒上须弥

第二十一章 :道剑七篇,苏醒上须弥

  道剑第一篇,一点穿联浩动,两仪内,反复阴阳!

  苏醒舞动长剑,黑白两色太极图从他的剑招中浮现直升云霄,恢宏壮阔一览无余。

  山上山下众多道门弟子引吭高歌,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飞瀑流泉,修习这道门绝学,见到有修习有成道士当场演练,忍不住驻足观看,眼神痴迷。

  未等道门弟子从这一招回味过来,苏醒剑招一变,正是道剑第二篇。

  五气三元结秀,升腾处,云辂交加!

  道剑第二篇重在三进制和五进制,以此构建日月七星,以及他们的运行轨迹。只是自从林轩将天空是虚构的这一消息告知给道门众弟子,这一招便成了道门弟子难以逾越的坎,哪怕是那些道剑十四篇修习有成的老道人,在这涉及星象的第二篇中也留下了难以弥补的破绽。

  而苏醒的这一招,大巧若拙,浑然天成,亦未曾有昔年道门一脉相承的匠气。

  道剑第二篇后,又是道剑第三篇。

  五彩祥云覆照,三天上,仙韵琅琅!

  剑气纵横,交织成五彩祥云,三元五气氤氲,一派仙家气象,玄妙难言的仙家韵律回荡在众多道门弟子的内心之中,涤荡他们的心神。

  苏醒长剑倒持,剑招再变,道剑第四篇。

  默把周天斡运,见参罗,万象推迁!

  剑随心动,星随剑移,天空中参罗万象变幻,引得漫山遍野的道人连胜喝彩。

  紧接着过渡到道剑第五篇,玉洞收归万化,昆冈上,风月珊珊!

  无数剑影勾勒出连绵起伏的昆仑山岗,参罗万象尽归玉洞,无所不容,无所不收。

  他的剑法变招迅捷明快,连绵山岗变成虚幻淡出天际,天生异象,七朵金莲悄然绽放。

  道剑第六篇,七朵金莲显异,清朝喜,优渥惟新!

  他单手持剑竖于身前,眼帘微垂,似悲似喜,无数剑影尽归于一,一道剑光激射天外。

  道剑第七篇,一自飘零浩散,空愁苦,宁得超升!

  道剑七篇,全当来道门的学费。

  剑法演完,苏醒还剑入鞘,双手负在身后,从被道剑七篇所吸引的众多道门弟子身边穿过,沿着曲折地山路下山而去。

  过了一会,散乱着头发,浑身湿漉漉,衣衫不整的林轩从玉虚观赶了过来,看着空中还未散去的道剑七篇异象,目光明亮。

  “道剑七篇。”

  “这是依照正确星象构建的道剑七篇!”

  “是那位苏师弟施展出来的么?”

  林轩晃醒了旁边的一个小道士,急忙问道:“这七篇道剑是谁施展出来的?”

  “那人师承何处?”

  “道……道主,这是一位不认识的师兄演练出来的。”小道士慌慌张张地退后两步,期期艾艾地回答道。

  林轩单手扶额,哀叹一声,“在藏书阁的时候,我也没问。”

  “五曜境界,道剑七篇,幸好我也早早练成了,不然这道主之位也坐不稳当。”

  林轩看了一眼苏醒留下的道剑七篇,暗自将它记在心中,他的道剑已经修至第九篇,一眼便可对照出自己道剑中存在的谬误。

  他凭借残留在飞瀑流泉间的道剑异象反推苏醒施展道剑的情形,得知苏醒惯用剑道驱使道剑对他也有了一些启发,只是此法非剑道天赋卓越之人方可施为,倒是不能传之于众。

  剑招中潜藏的精妙数理构建出的天穹广袤无垠,就好像苏醒曾亲眼看过那真实的天一样。

  是流传自开皇朝的传承?还是他另有机缘?

  “前七篇道剑修正了,后七篇也不会花费太长时间,到时候去延康再去延康问他吧。”

  离开了玉虚山,苏醒沿着相反方向朝着大须弥山极速奔行,有了之前的前车之鉴他就算有裹尸布在也再不敢日夜奔行。

  如今的大墟承空间折叠状态,白天的时候还好说,夜里再乱跑,就不会那么好运在跑到酆都去,万一碰到半神横行的某个诸天,以他现在的实力也就欲哭无泪了。

  苏醒走了五六日行程,终于来到了大须弥山附近。在这段时间了他见到了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事物,有在天上飞来飞去,五颜六色的大水母,有强大无匹媲美神桥境界的蛟龙,有鱼首人身蛊惑外地人的鱼人。

  在距离大须弥山不远的盆地边缘,他更是见到了一处建筑奇怪奇怪的村落,里面有人立行走的鱼类,住在复活节石像吹着竖笛的鱿鱼,住在菠萝包里满身孔洞的黄色海绵,还有一只行为混乱毫无逻辑的粉红星星……

  一切的一切都给他一股浓浓地即视感。

  再往前走,沿途中的村落越来越多,村子里大多供奉着佛像,还有些佛像和神像供奉在一起。

  有僧人在神像前朝着村民们演练武功,大墟的人们倒也不是个个都想残老村那麼强,大须弥山附近的村民,实力大多在灵胎境,偶尔会有五曜境界的武者,和苏家庄以前的实力相仿,只是他们这里灵胎境更普及一些。

  就在这时,一位扎着两个发髻,身穿粗布衣裳的小孩哭嚎着从村子里疯跑过来。

  “大师,大师,葛二蛋他们又来欺负我,我该怎么办?!”

  那小孩一把抱住僧人的大腿,吸溜着鼻涕,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僧人看到那小孩蹭到僧袍上的鼻涕,额角青筋跳了跳,强作慈悲像,嘴角噙着一丝微笑,道:“揍过去。”

  随后摁着那小孩的头将他推开,教了他几招,拍了他一下他的后脑勺,

  “去吧。”

  小孩便屁颠屁颠地跑回村子里了。

  等僧人同村民们上完早课,苏醒凑上前去,同他打了个招呼。一番攀谈后之后,他知道了面前的僧人是大雷音寺明字辈弟子。

  自马如来证得如来果位,明心也返回山门之后,两人便对佛门进行了改革,革除了佛门中的一些弊端。

  比如说,在大须弥山下,曾有僧众借神像之威让民众供奉佛像;又有僧众降服异兽为祸四方,又出手平乱博取名望;诸如此类恶事,现在已经大为消减。

  马如来拳脚功夫称得上世间一绝,他摈弃门户之见,将自己推演出的精炼功夫托山上弟子传给大墟生灵,让他们面对危险之时有自保之力。有言称,大墟武功出须弥。

  他们又鼓励山上佛法有成的僧人下山历经人间疾苦,磨砺一颗慈悲心,以此来参悟佛法。

  又称,身在红尘,心证如来。

  苏醒看到的这位明字辈僧人就是响应这番号召的一员。

  “明心师兄说,能够大行其道的,才是真佛。我们这次下山便是要将佛的话换成人的话传授给众生,我们回山之后能说人话,便是真佛,便是如来。”明字辈僧人喟叹道。

  明心的话苏醒也大为赞同。战空佛心天成,呼呼睡觉就能证得如来,这是没办法的事。但马如来、明心和尚能将山上山下这群歪嘴和尚念的经正回来,在他看来对佛门的贡献更多。

  明字辈僧人向苏醒告别后,拿着村里人赠予他的斋饭,继续向着山下走去。

  苏醒也离开了村子,继续前行。

  终于,大雷音寺在望。一座座山头林立拱卫主峰,一座巍峨高山矗立在神断山脉。

  那便是大须弥山,那便是大雷音寺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