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牧神记开始临渊而行 > 第二十三章:看山是山,见佛是佛

第二十三章:看山是山,见佛是佛

  苏醒和明心纵身飞跃,跳出了天龙院,众僧人见他们离开了这里,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好歹这百龙图不会再被破坏掉了。

  两人沿着山路极速奔行,彼此间交手不断,忽的苏醒绕至明心身前,上来便是一招雷音八式,只身东海挟春雷。

  身法一动,雷声轰鸣,犹如江流入海春雷乍放!

  这一招施展开来,气象蔚然,苏醒周身元气化作滚滚江流,途经巍峨群山奔流而下,砸入苍茫大海之中。

  明心和尚陡然止住脚步,白色僧袍猎猎,看到苏醒施展出的只身东海挟春雷眼前一亮,忍不住暗赞一声妙哉!

  早在他们离开天龙院的时候,他就已经封印了自己的六合、七星两大神藏以及自己的元神,就是要同苏醒同境一战。

  此时见到苏醒出手,更是心潮澎湃,同样以一招只身东海挟春雷迎面而上。

  巍峨群山,浩瀚江海,两招看似相同却又截然不同的招式碰撞在一起,引动惊天动地的爆响。

  明心承袭佛门正宗,山海意象,浩瀚无边,是以莫大威势慑服诸敌。而苏醒的那招却似刀山剑海,奇正相合,危机隐伏。

  两人甫一碰撞,随后又相继错开,短短地一瞬间二人便交手了百余回,他们两个身上筋肉起伏,宛如游龙隐没在皮肤之下。

  两人目光如电,激烈地碰撞在一起。

  这样精彩的战斗,没有观众却是一件憾事。

  明心白色僧衣猎猎如风般疾驰而来,一印打下,雷声轰鸣,正是雷音八式中的九龙驭风雷!

  从延康回归大须弥山之后,他有幸得到老如来和马如来亲身指点,早以弥补了身上的众多破绽,威力更胜已往。

  明心元气化作一道奔腾不息的青龙,冲着他咆哮而来,雷声阵阵,身形百变,宛若真龙降世。

  苏醒飞身急退,退至一泊幽静地湖水上,目光闪烁间,明心这招九龙驭风雷暗藏的诸多变化已然了然于心。

  他俯下身来单手一拍湖面,一串串水珠冲天而起,首尾相连,宛如晶莹剔透地珠帘,单手一抹,兵戈杀伐之声乍起,无数水滴向着元气化成的青龙袭杀而去。

  明心只是看过佛门前辈所雕刻的百龙图,没有见过真正的龙,对龙的了解比之亲身格过龙骨的苏醒还要差上一筹,不过用弹指惊雷琵琶手来破九龙驭风雷却是他没想到的。

  只见元气青龙被无数水滴击中,霎时间变得浑浑噩噩,转身朝着明心扑来。

  明心额角直跳,大袖挥舞,却是雷音八式中的一招,璇玑运斡天网转!

  元气化丝交织成网,网罗反扑而来的元气青龙,天地翻覆,青龙溃散成纯粹的元气。

  他双手牵引那些溃散的元气,并未就此罢休,一招玉炉万朵金花现打出。

  玉炉翻转,万朵金花纷纷而落。

  苏醒衣袖随风鼓动,一手朝上,一手朝下逆时针划出椭圆,体内灵胎也同步划出玄妙的轨迹,牵引日曜月曜的力量,随后反手疾点。

  雷音八式第五式,两曜交光如疾电!

  无数流光激射而出,玉炉破碎,万朵金花随风而散。

  两人且战且走,不知不觉间已经走了很远,雷音八式也已经出了七式,两人对视一眼,当即知道了对方心中所想。

  他们的招式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生变动,化作两尊千手佛陀两相碰撞,他们的手掌化作一道道残影,彼此挥舞着千条手臂,碰撞之间雷声轰鸣。

  过了一晌,两人双双飞身退开,哈哈大笑起来。

  苏醒朝着明心拱手道:“多谢师兄喂招,只是这并非我在大须弥山的缘法。”

  “之前来的匆忙未能细看,这次我要上上下下看上一遍。”

  “有时间,再请指教。”

  “一定。”明心笑着说道。

  向明心告别后,苏醒整了整衣裳,发现自己的身前有几处破损,倒也不甚在意,挥了挥手扬长而去。

  明心看着苏醒离开,又看了看身上留下的水渍,皱了皱眉。

  “本以为受过两位如来指点,我的雷音八式已经没有破绽,没想到还能被他找到这些。”

  “放牛的说得果然不错,同一个可以让我尽情发挥的对手交手,果然受益匪浅。”

  “比拼雷音八式便有如此实力,倘若同境相处放手施为,想要胜他怕是不易。“

  “只是,他的法上好像还有欠缺,以至于功与法之间未能完美契合,不然我难以找到他身上的那些破绽。”

  “他以精妙步法配合,身上的破绽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若是他遇到术数大家怕是要吃大亏。”

  “残老村出身的人要求都那么高么?要自己总结大一统功法……”

  明心摇了摇头,起身返回天龙院。

  但愿他在大须弥山能找到方向。

  两天半时间匆匆而过,苏醒从金顶上山,又从山脚再度上山,穿过山上山下一座座寺院,看寺中僧人的日常作息。

  如今的大须弥山寺院大体上没什么变化,变得是寺院中的僧人,大须弥山中大多数僧人都被马如来派去延康完善基层建设去了。

  之前他初次上山的时候便感到大须弥山的精气神发生了变化,经过两天半天的观察,他更是看得分明。

  山中的僧人变了,这座山的气息自然也变了,变得更纯粹,更澄澈。

  时值清晨,天色未明,苏醒盘坐在山崖间的一座大石上闭目深思,这两天半游历让他也有所收获,只是总是觉得差上一筹。

  就在这时,一声鸡鸣响起,随之而起的是更多鸡鸣声,一道金辉径直照在苏醒身上,他侧过头来,看向主峰方向,身形一震。

  只见无数金辉洒落在主峰金顶之上,好似大佛脑后的光轮,苏醒当即站了起来,看着大须弥山看得入神。

  之前未曾察觉,现在方才看见,整个大须弥山是一尊稳坐莲台的佛,只是留在大墟的只是佛的莲台,而佛在另一界。

  苏醒恍若无觉般拔出长剑,缓缓刺出,随着朝阳的升起,他的身上也金光大放。

  待到周身金光收敛,苏醒放才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的心魔已经彻底被压缩在丹田灵胎神藏之下,好像一潭幽水,又像一面黑色的镜子。

  手上的长剑是在长生界中魔祖所炼,其中融入了睚眦精血,而现在也少了那些杂乱的血煞之气,变得更加纯粹。

  他再度看向金顶方向,只见那金佛异象还未消失,他似乎看到那金佛面色慈悲朝着他颔首,眼中热泪溢出,感染得他也忍不住要哭出来,那一瞬间几乎就要当场剃度出家皈依佛门。

  “他妈的!”

  苏醒胸腔一股怒气涌出,手中长剑凭空一划,什么狗屁莲台,什么狗屁大佛,全都消失不见。

  山还是山,佛还是佛。

  苏醒不修佛,却得了如来的真。而现在也是该去看如来大乘经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