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牧神记开始临渊而行 > 第四十一章 :延康英杰,星犴忽至

第四十一章 :延康英杰,星犴忽至

  延京,太学院。

  从神通居云缺那些士子中脱身之后,苏醒便来到了剑道院,坐在学堂里他才惊魂方定。

  剑道院是太学院传授剑法的地方,原本传授剑法是在含光殿国子监剑痴传授,但而今太学院士子众多,便有新建了剑道院,让士子们在此修习剑法。

  今天在剑道院讲课的是太学院大祭酒顾离暖,其人不但是魔道巨擘,在剑道之上也有不俗的修为。

  在延康国师代秦牧传下剑十八之时,他更是成为少数掌握剑十八的几人之一,代替闭关参悟剑十八的剑痴向剑道院士子传授剑十八。

  顾离暖身穿三品紫色官袍,端坐在堂前,右手旁放着少保剑,早前从秦牧手里赎回来的。

  他看着堂下孜孜求学的青年学子,脸上带着温煦的笑容,心里满是成就感。

  早前从秦牧手中赎回少保剑,虽未能如愿同他牵上线,但好歹同天圣教一脉化解了恩怨,不必再忧心仕途。

  现在坐稳了太学院大祭酒之位,远离了污浊的朝堂争斗,自此道心清明,修为远胜以往。

  虽只是区区三品官,但来日朝堂之上衮衮诸公,都是我的门生!

  顾离暖看着堂下士子微微颔首,开始宣讲今日的课程。

  苏醒在堂下听顾离暖宣讲,心中却是有些遗憾。诚然,他作为悟出剑十八的剑道高手,对剑道的理解确实不错,讲述了国师、林轩等人对于剑十八的一些见解,但碍于顾离暖自身眼界确实未能将其讲解的透彻。

  顾离暖宣讲完毕,便让堂下士子两两捉对,各自演练。

  剑道院的士子大多是六合境以上的神通者,早已掌握了前十七招基础剑式,但这剑十八对于他们也比较晦涩。

  苏醒看了一圈心中微叹,剑十八刚刚传播开来,是他来早了。

  他拔剑刺出,在空中留下一道剑十八,不顾身后人的惊叹讶异转身而去。

  随后他又走遍了太学院各个学堂,听那些威震一方客座教习讲学,残老村九老的功法大致已经涵盖了人体的方方面面,但从他们身上依旧能学到有用的知识。

  其中,他如愿以偿的听到了在天圣学宫未能听到得熊惜雨的课,万灵自然功对他的功法大有裨益,由熊惜雨这个专精此道的大宗师讲解自然收益颇深。

  结束了一天的求学,苏醒便循着从天圣教那里打听来的路线,前往虚生花所在的住处。

  虚生花的住处是距离京城不远的一处古朴典雅的小庭院,原本是秦牧想要赠给他,但他执意要买下来,每月还要交不菲的月供。

  苏醒到来的时候,院子里不止虚生花夫妇,还有几位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

  “噫,果然是你,我寻得你好苦。”

  院子里身穿淡青色的道袍的少年看到苏醒眼前一亮,起身迎了过来。

  “林道主。”苏醒看到他笑着回应。

  “苏醒是吧?虚生花来到道门,跟我一说我就知道是你。”

  林轩上下打量了一番,热切地说道:“有残老村的印迹没关系,想和秦教主打对台?我帮你啊!”

  “我道门不虚天魔教。”

  “想挖秦教主墙角,你羞也不羞?”

  循声看去,却是一位身穿粗布衣裳的少年,面容沉稳,目光深邃,偶尔会有一道灵光闪过。

  他的身边是一对儿少年少女,年岁比他稍大,少年一身长衫长袍,腰间挂着一枚玉佩,一幅仙风道骨的气韵;少女身穿一身绿色偏蓝的衣裳,头戴翡翠头饰,气质娴静,飘逸。

  “王沐然。”

  “龙瑜。”

  “慕青黛。”

  他们三人各自介绍了自己,而后王沐然开口说道:“道门一群穷酸没什么好看的。”

  “我小玉京功法数不胜数,还有三元殿、五气殿等历练的好去处。”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林轩打断,“你们那三元五气殿能一直开着了么?能的话我带所有道门弟子一起去你小玉京”

  “小玉京死气沉沉,陈腐不堪,却不是年轻人待的好去处。”

  王沐然冷冷地瞥了林轩一眼,接着说道:“小玉京正在整合所有绝学,继往开来,百废待兴,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苏醒意在战胜秦牧,祛除心魔,哪里肯居于他人之下,再旁生枝节,对于他们的争吵只是笑而不语。

  林轩见苏醒久久不语,恍然大悟,展颜笑道:“苏师弟年岁尚小,但他还是想全都要,没关系的。”

  王沐然也顿时了然,不再强求。苏醒是潜力股,过犹不及。

  这时,虚生花走上前来,开口道:“秀公主在外任职,察觉到近日来的神通变化之快,不日将会有场盛大的神通交流盛会,故而让我这个乡野闲人回到京城暂为筹备。”

  “苏师弟又传我神藏模型,以及建木神桥的想法,也加快了这个进程,不只是林道主,王沐然等几位师兄,佛门战空、明心等人也闻讯而来。”

  “盛会或许还要再等上几天方可举办,但经过这些天的研究,建木神桥已经颇有成效。”

  “这么快!”苏醒心中大为震惊,虽然他告诉了虚生花关于建木神桥的一些想法,为他省了不少弯路,但苏醒也是趁着大一统功法的心境方才修成的,虚生花这边的进度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还需要一些打磨,目前只有专精炼体的武道高手才有机会练成。”虚生花眼神忽的失去光彩,他的身体强度不够,不能贸然在自己身上试验。

  自己研究的功法自己却不能练,对他无疑是一种折磨。

  “目前只有战空这一个半成功的案例,跟我来。”

  苏醒一行人跟着虚生花回到延京城来到一处寺院,这里原是太子太师孙难陀的产业,后来为天圣教所得,现在作为虚生花和延康英杰研究建木神桥的地方。

  寺院里的装饰风格未有变动,里面也留有僧人居住,盖因天圣教留着寺庙无用,毁了也是可惜,出手租给僧人们参禅念经。

  为了留在寺中,僧人们课后也会为留在此地研究建木神桥的青年士子端茶倒水争取租金,也算是一番修行。

  寺院的空地上,魔猿战空赤身裸膊,神藏外显,一棵建木神树贯通灵胎五曜两大神藏,周围道门弟子拿着运算工具仔细测量着建木神桥的数据。

  最前方,一位面容冷漠的白衣少年看着显露于外的建木神桥,眼中浮现出一环又一环的花纹,目光炙热。

  虚生花指着那位少年道:“本来仅凭苏师弟告诉我的那些想法或许还要多耗费些时间,但我在回京途中遇到了星犴,有他相助进度却是快了不少。”

  这时,星犴似是感应到他们的到来缓缓转过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