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牧神记开始临渊而行 > 第四十三章 :星犴成神,苏秦相见

第四十三章 :星犴成神,苏秦相见

  刚才星犴出手,为战空重塑先天建木神桥,寺院中的众多士子也被那动静吸引,忍不住停下手中的研究细细观看。

  在此之前,唯有苏醒这一个成功的案例,而他们未能得见,而今星犴在他们面前展示这个过程,他们也大有所获,灵感勃然而发。

  虚生花微微颔首,淡然说道:“我长于神通道法,肉身一道并无成就,我若能成功,开辟建木神桥的风险也是大多数神通者可以承受的。”

  相较于星犴的暴烈,虚生花的手段更加温和,而他也知道寺院中的士子们都在一旁观看,从而有意放慢速度,将那一道道繁复的印诀拆解成令人可以理解程度。

  纵使如此,虚生花也只用了星犴三倍的时间就将他体内的建木神桥催生到七星境界。

  王沐然在一旁看完虚生花开辟建木神桥,心中一阵黯然。

  早年间,虚生花下界前往小玉京求道,以二十三招败他,王沐然本以为这次参与研究建木神桥同他的距离已经拉近,没想到仍是遥遥无期。

  先天建木神桥的大纲完成后,他也有把握当场开辟出建木神桥,但要花费的时间却是虚生花现在所用的一半,还未能做到像他阐释的那么详尽……

  星犴也很是认真得在看虚生花开辟神藏的过程,而他的眼界远高于在场的士子们,包括林轩、王沐然,也看出了一些连他也未曾察觉的玄妙。

  他不禁在心中暗赞,能与秦教主齐名,却是当之无愧。

  这时,星犴忽然朝着寺外看去嘴角微微翘起,那个方向正是国师府所在。

  “为了建木神桥的研究,我也曾去过天录楼,看过秦教主留下的功法,本意我我要成神,至少还要一年时间,建木神桥的进度确实令我大喜过望。”

  “接下来是我,我成功了,神桥境界的实验也算成功了。”

  林轩、王沐然等人悚然一惊,星犴要开辟出建木神桥,那他之后的实力岂不是比之真神还要强上一筹?

  星犴一旦功成,便是他图穷匕见之时。

  林轩、王沐然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脸上的惊恐,再看王沐然身旁的龙瑜、慕青黛等人,也都是一脸惶然。

  苏醒眼观鼻口观心,默不作声,看不出其神情。

  战空和尚双目圆瞪牙关紧咬作忿怒相,一手紧持隙那罗禅杖,只待寻其破绽使其功亏一篑。

  虚生花脸色淡然,看着星犴目光闪烁,双手袖在身后,宽大的衣袍无风自动。

  星犴对他身前神态各异的众人视若无睹,一指点向自己的眉心。

  轰隆隆!

  星犴的肉身、元神、神藏整个炸裂开来,星犴这次动手甚至引起了整个京城的天象变化,京城为原点,方圆千里阴云密布。

  澎湃浩瀚的元气被他从四面八方吸纳了过来,星犴的所有组织都在破碎融合。

  星犴的身体组织运行的轨迹愈加繁复,虚生花的衣袖也鼓动地愈加激烈。

  虚生花听秦牧说过,星犴的弱点在于其三魂所在,这次他开辟建木神桥,他的三魂必然暴露。

  哪怕他本身的实力相对于星犴来说微不足道,也能给予他巨大的伤害。

  但虚生花这次没有机会了,星犴作为八百年一出的圣人,其天赋并不下于他,他从大尊班公措那里学到天圣教的造化功,便可青出于蓝,造诣远胜班公措以及天圣教其他人。而他在术数之上也有不菲的成就。

  再加上他刚刚旁观了虚生花对建木神桥的详解,重新组合开辟建木神桥的速度更是惊人。

  不到为战空重塑建木神桥的三分之一时间,星犴便已开辟出建木神桥,一跃成为神境强者,但其真实实力比之大多数真神还有超出。

  成为了神境强者,星犴因秦牧而屡屡受挫导致的脸色晦暗也消失不见了,再睁开眼,目光更是恢复了同延丰帝、残老村众人相斗之前的清澈澄明。

  感受着对整个躯体的掌控感,星犴觉得哪怕是他再进酆都,也不会因各个肢体的背叛而受挫了,这是他对建木神桥的一种妙用。

  真可惜。

  虚生花将双手从身后伸出来,面色不变。只差一瞬,只要给他一瞬时间他就有把握破坏星犴开辟建木神桥的进程。也许是刚才他展现了他对建木神桥的理解,才导致星犴开辟建木神桥的速度加快。

  他只是感到可惜,但并不后悔。

  战空身上的肌肉松懈了下来,将隙那罗禅杖放到了身后,整个猴显露出不符合他身型的乖巧。

  星犴的目光只是在虚生花的双手上稍稍停留一瞬,而后向寺外看去,缓缓说道:

  “外面的客人,不如进寺内一叙?”

  最先进来的是一身华服,贵不可言,面容方正的中年男子,正是延康延丰帝,他的身后跟着卫国公以及天策上将,他们正是延康朝上除去延丰帝、国师以外仅有的神祇。

  他们算是整个延康最有权势的三人,但他们的脸色都一样的难看。

  “皇帝,多日不见,你也成神了,不错。”

  听着星犴这好似指点后辈的语气,延丰帝只是脸色忽青忽白,说不出话。

  卫国公悄咪咪地凑到他耳边低声道:“陛下,他就是你跟我们说过的星犴?”

  “我觉得他仅凭修为打我们仨都富裕。”

  天策上将也在一旁附和称是。

  延丰帝暗骂一声晦气,幽怨地看着一眼虚生花他们。

  这些小鬼,不声不响地搞出这么重要的东西,还让星犴这家伙知道了。

  又听星犴幽幽地说道:“若是刚才,你们三人再加上满朝文武,或许我会很麻烦,但现在延康对我来说全无威胁。”

  延丰帝脸上挤出一丝尴尬的微笑,道:“恭喜师兄,神功初成。”

  “客气。”星犴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紧接着他的声音从寺内传播到整片山脉。

  “秦教主,既然来了,何必这么急着离开?”

  这座无名寺院所在的半山腰处,秦牧急急忙忙地就要下山。

  本来他从国师府离开,从狐灵儿那里打听到虚生花他们在这里,便跑来找他们。

  结果刚走到一大半路程,便发现这等晋升异象,他很轻易地就排除了延康大多数神桥强者成神的可能,能搞出这动静的也只有那个他得罪死了的星犴了。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知道现在的他救不了虚生花他们,只能快些回天圣学宫搬救兵。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山林间回荡着的星犴的声音,紧接着他就毫无反抗之力的被造化之力催生的藤蔓捆着拉回了寺院里。

  “秦教主,多日不见,甚是想念。”

  “星犴师兄,好说好说。”

  秦牧看着眼前无比强盛的星犴心里一突,现在的星犴怕是残老村都成神一起上也没有多大胜算,比起他的修为更引人注意的是他身上出现的统一感,这是之前他身上从未有过的。

  下药对付他,大概不会见效,药师爷爷来多半也不成。

  这时他忽然听到虚生花低声说道:“秦教主,现在的我比你强。”

  秦牧不经意间瞅了虚生花一眼,眼皮直跳。

  真见鬼!他到底和虚生花分开了多久?

  真打起来,虚生花没可能打得过他,但虚生花修为竟然比他还强,强很多!

  这不能忍。

  虚生花对面前的危机感浑然不觉,拉着秦牧来到苏醒身边,向他介绍道:

  “秦教主,给你介绍个人,应该算是你的师弟。”

  苏醒看到面前脸色难看的秦牧,笑了起来,道:“苏醒,见过秦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