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之倾听者 > 第三十章 让我们去征服大海吧!(改)

第三十章 让我们去征服大海吧!(改)

  希恩站起身,猛然感觉银片上似乎散发着金色的光芒,一股汹涌的热量传向四周,所有的一切都在被灼烧着。

  大地仿佛都由于干旱而裂开一道道的口子,希恩能够感觉到那热量似乎已经在灼烧着他的身体。

  希恩不再耽搁,如果继续这么下去,一会他便会被烧成灰烬,等到克莱恩和伦纳德进来只能看到一堆被烧焦的骨灰,于是他提起了一条手臂,用刻刀勾勒起第一个神秘文字在银片上刻画起来。

  一个奇形怪状,但却看一眼就会头昏脑胀的神秘文字逐渐出现在泛着金光的银片上,希恩也不例外,这个文字饶是他看到了也有一种大脑被锤敲打的感觉。

  他勉强稳住自己,闭上眼睛不再去看这个已经刻画好的符咒。

  他收起已经制作好的符咒,将自己的衣物也整理了一下,等待着时间的到来。

  ……

  廷根市,贝西克街的联排房屋。

  一个人从门口的信箱中取走了一封信,他走进了房屋内,将窗帘掩好,随后轻轻拆开了信纸。

  艾尔.斯科特是一名序列6的“记录官”,同时也是聚会的召开者,西耶纳斯的好友。

  “见面如下。”

  艾尔.斯科特看到这句话皱了皱眉,但没有说话。

  他继续向下看去:

  “嘿,伙计,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我骗到了一艘船。”

  艾尔.斯科特看到这句话,皱起的眉头松了许多,这算是西耶纳斯的标准开头,非常的不尊敬,但是这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没有关系。

  他继续看向信纸中端:

  “你看我们去航海怎么样,你可以顺便记录下海上的事情,这可比你我在廷根这里扮演好多了。”

  “我的序列5晋升仪式要在海上寻找,你知道的,我的仪式所需的那些事物真的不好找,就算找到了,我也不一定能活下来。”

  “看到现在的十号了没有?我感觉他很不错。”

  “说不定我们”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没有来那么我会提前起航,我从班西港搞到一些金镑,而且还认识了一个蓝头发的粗犷男人,嘿,我感觉他也很不错。说不定能当我们这艘船的大副。”

  “不过他同不同意我就不知道了,但是应该没有问题吧……”

  可以看的出来,西耶纳斯在这句话的书写上也没有什么把握。

  “等我晋升序列5,咱们可以去干些其他的事情。”

  “比如……”西耶纳斯在写这一段的话上明显用力了不少,也没有了前面的不正经语气。

  “相信我,这很有可能。”

  “你不是从亚伯拉罕家族跑出来了吗?等我回你信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出发。”

  “新的十号也带上,你找机会跟他对话,看他愿不愿意。”

  “如果同意那么等我回信的时候跟我说。”

  “我用“占卜家的遗物”这件神奇物品占卜过,如果有他在,我们的行程会安全不少,虽然有些奇怪,但是我们还是应该相信那件物品,毕竟咱们用它躲避过不少危险。”

  “咳咳,我们可以创建一个团队,就叫……算了,到时候再说吧,这个不着急。”

  “就讲这么多,赶紧把信寄过来啊!”

  下面还有署名,西耶纳斯。

  艾尔.斯科特的嘴角抽了一下,总感觉西耶纳斯似乎发疯了,沉默了一会,然后找出纸笔,但却久久没有下笔,眼中浮现思考之色。

  桌子上摆放的占卜用具隐隐散发着光芒,艾尔.斯科特的手缓缓的按在了圆球状的物品之上……

  ……

  贝克兰德,郊区的一处据点处。

  “该死,你们知道你们干了什么吗?”一个人站在血色的祭坛中怒吼道。

  “如果不是你们这群贪生怕死的人,伟大的红月已经将极光会供奉的真实造物主的子嗣污染了!”

  “主将会降临这里,大地将会四分五裂,这是计划,也是命令……”

  “破坏计划,你们都应该死……”他的声音变得有些冰冷,一轮似血的红月从他的背后升起。

  一名跪在下方的人突然凄厉的叫了一声,化作一片片的血色红磷奔向四周,每一片红磷上似乎还有着一张脸庞,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脸庞出现在红磷之上。

  他已然失控!

  旁边看到的人都把头埋到臂膀中,身体也在不断的颤抖着。

  一道道的惨叫从四周跪在地上的脸庞各异的人中响起,令其他的人脸色煞白。

  “行了,亚森德,这些不重要。”

  一道声音从祭坛后方响起,他踏着祭坛上的那些不同人的血迹走向了那名叫做斯特亚兰的男人。

  “哼,你知不知道主的计划有多重要,只要侵染了那名极光会供奉的神明,那么主很有可能就可以降临到这里。”

  亚森德愤怒的说道,手一使劲,捏碎了手中装着血的酒杯。

  碎片洒落到血色的祭坛上,染上了鲜红的颜色。

  “你就是一个偏执的疯子,如果主现在就借助其他存在的子嗣降临,那么会造成的结果不可想象!”

  “现在渗透的能量太少了,你觉得如今降临有必要吗?”

  “如今的教派内已经不允许再出现伤亡了,你当你是首领么?”

  那个人沉声说道。

  亚森德沉默了一会,身后的红月渐渐收拢。

  “主的意思是借此将更多的力量渗透到这里,而不是让你来消耗这些力量,廷根市现在的局势你还看不清楚?”

  斯特亚兰张了张嘴,最后赌气“哼”了一声,跳下了祭坛,逐渐融入贝克兰德的深夜中,直至身影消失不见。

  “你们先滚回自己应该待的地方,不要露出破绽被官方非凡者发现,有什么指示我再和你们说。”他走向祭坛中心,扭头看向依旧跪在地上的众人,冷声说道。

  几个颤抖着跪在祭坛边缘的成员站起身,飞快离开了祭坛部分。

  看到所有人都离开了,那个人站在祭坛中心,血色的眸子中闪过了一丝疑惑,最后叹了口气,将祭坛的血迹收拾了一下,身型化作一片片的红磷,消失在了祭坛中心。

  ……

  廷根市,老尼尔的家中。

  他已经请假两天了。

  老尼尔依旧穿着那身古朴魔法师的衣服,站在血迹斑斑的房间内,眼中尽是冷漠。

  他用小刀割开了自己的手腕处,看着血液逐渐流向四周,脸上竟然出现了笑意。

  “还差一点……差一点点。”他痴迷的看着房间中央,独自喃喃出声。

  “不要伤害别人……那么就用我自己的吧。”

  他似乎想起了年少时碰见的她,已经有些干裂的嘴唇嘟囔着。

  “这些知识非常有用……成了的话一定要让邓恩帮我报销一下,把它们记录下来,说不定我还是大功一件呢……”他又开玩笑般自言自语着。

  这些知识也可以全部告诉希恩和小克,毕竟希恩上次符咒的消耗他居然自己付给我了,克莱恩……算是我的半个学生了,呵呵。老尼尔笑着想道。

  ……

  廷根市,黑荆棘安保公司。

  “老尼尔已经请假两天了……”希恩皱着眉说道。

  “我总感觉有些古怪。”克莱恩沉声说道。

  然后他突然脸色一变,说道:

  “我得先去一趟盥洗室,抱歉,你等一下。”

  “额,好的。”

  希恩眨了眨眼,看着克莱恩的背影逐渐从视线中消失,脸色也有些苍白,手指抚摸了一下衣袋中藏着的那枚符咒。

  他试了一天的词,最后终于知道了这枚符咒究竟要用什么话才能启动,不是“黑夜”也不是太阳领域的“光”之类的句子,而是他突发奇想,将声音主人中的“声音”一词用古赫密斯语念了出来,才发现这确实有效果,他隐约感觉到符咒内的力量似乎触动出来了一点。

  符咒泄漏出来的力量让他在这地球中已经是秋季的寒冷季节居然感到了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