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滨江警事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变态人渣!

  滨江警事正文卷第一千零三十四章变态人渣!下午5点17分,韩渝和李光荣匆匆赶到分局。

  齐局早回来了,一看到二人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咸鱼,光荣,辛苦了。”

  “只要能破案,再辛苦也是值得的。”韩渝掏出手机看看时间,问道:“齐局,韦支说几点来?”

  “跟昨天一样,5点半,算算时间马上到。”

  “牛总呢?”

  “在楼上休息,他这两天也没睡好。”

  全分局上上下下折腾了几天几夜总算熬出了头,但齐局想想还是不太放心,低声问:“到底有没有把握?”

  “八九不离十。”

  “这就好。”

  “但还有些事没想通。”

  都已经跟上级保证过最迟今天下午6点前破案,齐局听韩渝这一说心里又慌了,紧盯着他问:“什么事没想通?”

  韩渝一边陪着他上楼,一边苦着脸道:“我一直在尝试着换位思考,可就是想不通卢学芹明明那么喜欢祁绍平,甚至怀上了祁绍平的孩子,可得知林庆生患上尿毒症,却义无反顾的给林庆生汇钱治病,甚至打算去塞班继续打工。”

  “想不通慢慢想。”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韩渝回头一看,惊问道:“柠柠,你什么时候来的,你来做什么?”

  韩向柠噗嗤笑道:“我是来报案的,我丈夫失踪了,几天几夜都没回家。”

  “别开玩笑了,我正忙着呢。”

  “嫌我烦?”

  韩渝正不知道怎么解释,齐局不禁笑道:“咸鱼,注意态度,要尊重韩市长。再说韩市长是我的客人,是我请韩市长别急着走的。”

  “我知道你忙,肯定没时间洗衣裳。专门送几件干净衣裳给你,顺便把换下来的脏衣裳带回去洗的,你竟然嫌我烦!”

  “柠柠,别这样,我怎么可能嫌你烦。”

  “齐局,我先回去了。”

  “急着回去做什么,案子都已经查差不多了,等韦支到了就跟嫌疑人摊牌,等拿下嫌疑人你们两口子一起回去,我给咸鱼放三天假,让他好好休息三天怎么样?”

  “行!你们忙你们的,我在楼下等。”

  “一起上去呗,又不是外人。”

  “你们办案,我上去合适吗?”

  “你是市领导,市领导指导我们办案,有什么不合适的。”

  一个是单位的领导,一个是家里的领导。

  领导与领导对话,韩渝根本插不上嘴,只能看着学姐跟自己一起上楼。

  与此同时,颜卫军已在滨江市农委楼下等了一下午。

  夜里没睡好,正好睡一觉,就在他刚睡醒准备下车去对面楼里的洗手间洗把脸的时候,荣书记夹着包跟上午从长江镇回来的两个农委干部说说笑笑的走了过来。

  “荣书记,散会了?”

  “嗯,散会了,走,一起去吃饭。”

  “去哪儿?”

  “刘科说滨江港那边刚开了个饭店,味道不错,我们去尝尝。”

  “行!”

  给老板开车,真只是开车。

  给镇领导开车就不一样了,跟着镇领导有吃有喝。

  镇里经常借用厂里的车,颜卫军也经常送镇领导去这儿去那儿,不知道跟着吃过多少顿,不但有饭吃还有香烟。

  他跟以前一样忙不迭给三位领导开车门,随即钻进驾驶室,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道:“荣书记,滨江港大着呢,我们去几号码头?”

  不等荣书记开口,刘科长就笑道:“我指路,出门右转。”

  “行。”

  颜卫军虽然经常来市区,但只熟悉市区的主要道路。

  刘科长净让他走小路,左拐右拐,头都快转晕了,竟把车稀里糊涂开到一栋看着很新的大楼前。

  “刘科长,这是哪儿,到了吗?”

  “到了,下车吧。”

  “前面有警车,公安也来这吃饭。”

  “这儿是长航公安分局,分局里有食堂,长航分局的民警当然要来这吃饭。”

  颜卫军愣了愣,下意识回过头。

  刘科长翻脸跟翻书一样快,一手掐着他脖子,一手紧攥着他手腕,呵斥道:“我们就是请你来这儿吃饭的,给我老实点!”

  “荣书记……”

  “闭嘴!”

  常科长刚掏出手铐,几个长航公安干警就从一个小门里冲了出来,跟刘科一起控制住他,直接把他带上楼。

  韩渝从后面迎上来,笑道:“荣书记,不好意思,耽误了你一下午。”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被害人是我们镇上企业的员工,杀人犯也是我们镇的,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再说这是彭市长亲自交办任务,我必须不折不扣贯彻落实。”

  “我们马上组织审讯,一起进去看看吧。”

  “行,我还真没见过你们审讯呢。”

  韩渝一边请荣书记进去,一边回头笑道:“文江、老马,你们要不要进去旁听审讯?”

  扮演了一下午刘科长的罗文江不假思索地说:“这还用得着问吗?杀人犯可不多见,正好见识见识。”

  马金涛则提醒道:“韩局,姓颜的心理素质不错,杀了人不但不慌,还装出一副局外人的样子,在车上一个劲儿提祁绍平,想通过荣书记误导你们的侦查方向。”

  “之前不抓他是没证据,现在铁证如山,心理素质再好也没用。”韩渝胸有成竹,拍拍老战友的胳膊,一口气爬上三楼。

  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

  韦支来了,港闸分局的吴局来了,水上分局的王局、马政委也来了。

  齐局、董政委、丁曙光、方国亚……分局这边只要能来的支队长以上干部都来了。

  让罗文江和马金涛倍感意外的是,韩市长居然也在,正跟牛总谈笑风生。

  她跟牛总能聊到一起很正常,毕竟她以前是长江港监系统的干部,以前跟牛总一样隶属于长航局,现在滨江港监局变成了滨江海事局,虽然不再归长航局管,但依然属于交通系统。

  会议室不知道什么时候搬来了一台大彩电,小鱼和小陈正忙着接视频线和音频线,坐在这里能看到、听到二楼审讯室里的情况,这种简易的闭路电视监控系统水上分局也有,唯一不同的是安装在羁押室里。

  小鱼本来就会电工,自从迷上电脑对弱电也有研究。

  慧美服饰和四厂网吧的监控系统就是他通过看《电脑报》采购回来安装的,在审讯室安装两个摄像头和几个拾音器,把线拉到会议室接上功率放大器再接上彩电,对他而言堪称小儿科。

  能在这么多领导和长辈面前展示技术,他别提多得意。

  明明可以用了,他还要调试,确切地说是显摆。

  直到韩渝不耐烦的干咳了两声,他才嘿嘿笑道:“齐局,好了。”

  “好,开始吧。”齐局看向韩渝,韩渝立马举起对讲机:“蒋支蒋支,开始审讯。”

  “是!”

  二楼刑侦支队审讯室。

  蒋有为打开录音机,随即出示证件:“颜卫军,看清楚了,我是长航公安局滨江分局民警蒋有为,这位是我分局民警柳贵祥,现在我们依法对你进行讯问,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希望你配合,听见没有?”

  “蒋警官,我是冤枉的,你们不能乱抓人!”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问什么你回答什么,明不明白?”

  这个公安很凶。

  颜卫军不想吃苦头,一时间不敢反驳。

  “姓名?”

  “你们不是知道吗?”

  “问什么回答什么!”

  “颜卫军。”

  ……

  问完基本信息,开始问重点。

  蒋有为紧盯着他,冷冷地问:“颜卫军,2000年1月1日下午,你去哪儿了?”

  “我……我去汽修厂保养车了。”

  “想清楚再说。”

  “我真去保养车了,我有发票。”

  “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你当这是什么地方,你以为我们是做什么的?”

  蒋有为一边亮出证据,一边阴沉着脸说:“1月1号下午,你根本没去汽修厂,更换机油三滤的发票是你在1月2号上午,请汽修厂老板吴胜利帮你虚开的。这是吴胜利的证言,这是汽修厂财务李慧在接受询问时做的笔录。”

  颜卫军懵了,傻傻的看着蒋有为手里的笔录材料不知道怎么开口。

  “老实交代,1月1号下午去哪儿了?”

  “我……我想起来了,1号下午没什么事,我开车出去转了转。”

  “去哪儿转了?”

  “就在我们厂附近,没走远。”

  “还在狡辩,好,我提醒提醒你。”

  蒋有为拿出一叠证据:“看清楚了,这是皋如泰丰造船厂老板倪新力打电话呼你的记录,这是你给他回电话的通话记录,这是倪新力在接受询问时的笔录材料。

  1月1号下午1点半,你利用职务之便,驾驶常林服饰股份有限公司的车,送倪新力的儿子和儿子的女朋友回滨江。倪新力给了你三百块钱,把他儿子和儿子的女朋友送到滨濠新村,他儿子又给了你一包软中华。”

  颜卫军没想到公安调查的这么清楚,顿时吓得魂不守舍。

  “用公司的车跑黑车,你这不是第一次,光我们掌握的就多达21次,用车的人有长江镇几个小企业的老板,有镇里的群众,甚至有镇干部和长江小学、长江初级中学的校长、老师。”

  “……”

  “怎么不说话了?”

  蒋有为顿了顿,接着道:“你的黑车生意做的很好啊,有时候把‘旅客’送到滨江市区,在回去时不想放空,居然把车开到长途汽车站吆喝揽客。港闸交通局交通稽查大队曾抓过你一次现行,罚了你两千元,有没有这回事?”

  “跑黑车怎么了,这又不归你们公安管。”

  “嘴硬啊!”

  蒋有为冷哼了一声,紧盯着他问:“1号下午,你有没有去过长途汽车站?”

  颜卫兵很清楚不能再说错话,犹豫了一下说:“去过。”

  “见到谁?”

  “没见到谁,我开着车在汽车站门口兜几圈,没揽到客就回去了。”

  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这混蛋还在嘴硬。蒋有为怒了,砰一声猛拍桌子。颜卫军吓得浑身一颤,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

  “再想想,想清楚了再说。”

  “真没有,没有的事你们让我怎么说?”

  “真没有是吧,好,我再提醒提醒你,在长途汽车站西侧的电信公司门口,你是不是差点撞上一辆摩托车?”

  “没有。”

  “……”

  嘴硬的犯罪嫌疑人,蒋有为见过很多,但没见过如此嘴硬的。

  换作平时,早给他两个大耳光了。

  可现在不是平时,长航公安局刑侦总队和市局刑侦支队领导都在楼上通过监控旁听审讯。

  蒋有为只能强按下愤怒,翻找出一份笔录材料:“颜卫军,看看这个,这是长期在长途汽车站门口揽客的‘马自达’车主徐闻在接受询问时做的笔录,他亲眼看见你光顾着喊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不看前面,不好好开车,差点撞上他。他骂了你一顿,拍打了好几下你的车顶,你还记得吗?”

  “我……我……”

  “我什么我,先回答问题,有没有这事?”

  “有。”

  “那个女的是谁?”

  “不认识,我认错人了。”

  这混蛋狡辩的水平令人惊叹。

  韦支下意识看向韩渝,又转身看看齐局。

  韩渝连忙道:“韦支放心,我们在发现他利用公司的车跑黑车之后,组织力量做了大量工作,掌握了大量证据,他狡辩也没用。”

  韦支满意的点点头,再次看向大彩电屏幕。

  “你不认识那个女的,‘马自达’车主徐闻和电信公司的营业员看到我们提供的照片之后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女的是卢学芹。再说如果你真不认识那个女的,那个女的也不认识你,人家能上你的车?”

  “我本来就是去长途汽车站拉客,不认识人家一样坐。”

  “这么说,上你车,坐在副驾驶的年轻女子,不是你们常林服饰股份有限公司的员工卢学芹?”

  “不是。”

  “好,我最后一次提醒提醒你。”

  蒋有为打开一个档案袋,取出一张交通监控图片,起身绕过办公桌,走到他面前,一把揪住他的头发,把图片举到他面前:“看看,开车的是你吧,坐边上是谁?”

  居然被拍到了!

  这是哪里的摄像头?

  颜卫军看到监控图片,再有绷不住了,双手、双腿吓得不断颤抖。

  蒋有为并没有就这么松手,而是把他的头往下摁,看着他的脖子冷冷地说:“这三道伤痕是勒人脖子的时候,被人家抓伤的吧,疼不疼?你以为把尸体扔进江里,公安机关没那么容易发现,所以刚开始没当回事。

  直到我们找到你们厂,你意识到东窗事发了,赶紧回家把这件买了留着过年穿的大毛领皮夹克穿上,用毛领挡住脖子。可挡住有什么用,被害人在反抗抓你的时候,把你的皮肉组织抓进了指甲缝里。

  现在的科技那么发达,可以抽血做DNA检测鉴定,也可以用皮肉组织做,只要一点点,一点点就够了!我们很早就怀疑你,为什么直到傍晚才抓你,就是知道你会狡辩,所以我们要等证据确凿了再抓捕!”

  说的是等证据确凿,并非等DNA比对上。

  韦支办案经验多丰富,看着电视屏幕里蒋有为煞有介事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颜卫军,说说,你是怎么想到去滨沙汽渡东边的小码头的?”蒋有为趁热打铁,不断攻击嫌疑人的心理防线。

  颜卫军再也不敢心存侥幸,心理防线彻底被击溃了,如丧考妣地说:“我没想过杀她,我……我只是想问问她为什么非要跟祁绍平好。祁绍平说起来是个副总,其实什么都不是!”

  蒋有为没有问作案经过,更不会在这个时候问作案细节,而是趁热打铁地问:“卢学芹怎么说?”

  “她开始说她的事用不着我管,后来说她喜欢祁绍平关我什么事。我说祁绍平有老婆有孩子,祁绍平不可能因为她离婚,不可能娶她。我真是为她好,她就是不听劝。”

  “然后呢?”

  “我问她我哪儿不如祁绍平,不就是没上过大学吗?她说跟有没有上大学没关系,她说她就是不喜欢我,从来没喜欢过。”

  “你怎么说?”

  “她一个勾引有妇之夫的婊子有什么了不起的,其实我不是很喜欢她,比她漂亮的姑娘厂里多了,找哪个不比找她强?我就是气不过,我对她那么好,她干那么不要脸的事我还装作不知道,还帮她隐瞒,她竟然连个好脸色都不给我。”

  蒋有为追问道:“然后呢?”

  颜卫军面目狰狞地说:“要说找女人,我去哪儿找不到?我上过的小姑娘多了,随便哪个都比她漂亮!可我就想上她,她越瞧不起我,我越想征服她!她本来就是不要脸的破鞋,祁绍平能上她,我一样能上!”

  “她同意吗?”

  “她就是个假正经,说什么跟谁睡也不会跟我睡。我都说了只搞一次,她跟祁绍平的事我继续装作不知道。她竟然给脸不要脸,还想跑,还要喊救命……”

  他想与卢学芹发生关系,卢学芹坚决不从。

  于是恼羞成怒,痛下杀手。

  这混蛋虽然追求过卢学芹,但并非出于喜欢,只是想玩弄人家。他非要与卢学芹发生关系,也不是一般的性冲动,而是出于妒忌。觉得一个不够洁身自好的女人,别人能睡,他一样能睡。

  真是个变态,真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牛总、齐局、董政委、王局和荣书记等人都被震撼到,不敢相信世界上竟有这么坏的人。韩向柠更是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跟学弟要一把枪,冲下楼毙了那个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