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数码宝贝之八神太清 > 序章(5300)

  世界上总有一些神奇的事情难以用现存的科学去解读,就比如皓想不明白,当初自己为何会在昏厥后突然换了一具身体,然后还莫名其妙的有了新的父母,新的家庭……

  在这个家庭中,皓的名字叫八神太清。

  然后他还有一位兄长,名为八神太一;一个同胎而生的妹妹,八神光。

  其实按照现在所在的这个国家的起名规律,皓的名字本来应该是叫八神太二的。

  但好在,当时他的现任母亲认为太二和兄长的太一的发音太过于相似,于是他的现任父亲一拍脑袋,最后给他起了太清这个名字。

  如果是叫太二的话……

  皓顿时感觉到一阵恶寒。

  “礼赞东皇,起码名字还算正常。”

  可是,接下来的生活却让皓时刻提心吊胆。

  原因无二:皓原本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男性。可是现在,自己却是打娘胎里一出来就记事的,因此为了防止暴露自己,同时也是为了保护自己,只能一直隐藏真实的自己,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

  凡此期间发生的种种,皆是皓不愿意回忆的存在。

  终于,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皓发现,这里并不是自己以前的星球,至于宇宙……

  最起码,开普勒常数是一致的?也或许不那么一致?

  但就他所知的是一致的,可是这样一来又显得太过于巧合。

  毕竟,根据科学推测,如果说宇宙真的变换了,那么开普勒常数也应该会变化的……

  “莫非?这是世界对我设下的一场骗局?还是说,我在做一个漫长的梦?”

  于是他又尝试对照其他宇宙常量,然后他悲哀的发现,这些所有的数值,全都和他记忆中的数值近乎一致,有些许差别也只是因为现在的计算精确度不够而造成的误差罢了。

  但是这解释不了他为什么对这个星球上的所有国家一无所知,对这个星球上的文化一无所知。

  或者也可以说并不是一无所知?

  毕竟一一对比的话,两个世界还是有诸多相似的地方。

  比如:在他现在所处的这块岛国的对面,有一个和他之前所在的国家——仰韶国文化十分相近的国家,华夏国度。

  而他现在所在的岛国,其名为霓虹。在他的记忆中,仰韶国也有这样一个类似的邻居,名为东瀛……

  至于其他,亦有很多相似之处,但皓肯定,这里不是他的星球。

  “所以,这肯定是一场梦,没错吧!”皓这样想着,关上了对他来说十分老旧,性能严重不足的大疙瘩电脑,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中。

  但是这台电脑已经是这个时代的尖端科技,综合性能也是数一数二的。

  “哎~”皓看了眼时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皓费力的爬到桌子上,跪坐在窗边,望向夜空中的星穹。

  此片天空雾蒙蒙的,星辰难觅,皓只好将目光投放到月亮之上。

  由是明月最思乡,

  乡思总是惹人愁。

  愁来无处,徒叹奈何

  如是枯枝,茕影孑立。

  皓很清楚,这一切都不是梦境。没有哪一场梦能一做就是五年的,而且这五年来又是那样真实的感觉……

  如果有,那他在现实中也一定和死亡无异了。

  所以,他真的应该放下过去,拥抱现在的生活了。

  如同落叶化泥,腐草为萤。前尘过往的种种,就让它化作今生的肥料,养育着今生的种子吧。

  “今晚,就这样吧。”

  皓,不!应该说是太清。

  太清将窗帘拉上,隔绝了外界的一切喧嚣,小心翼翼的爬下书桌,走回床边,盖上被子。

  “晚安,皓。再见了,父亲,母亲,弟弟……然后,欢迎你,太清,欢迎我新的家人……”

  随后,皓就沉沉的睡了过去,直到次日。

  ……

  ……

  ……

  “小光啊,你怀里的是妈妈给你新买的抱枕吗?但是看上去好硬啊?”

  次日清晨,伴随着一阵闹铃声,太清悠悠醒来。

  美美的伸个懒腰,毫无形象的打个哈欠,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五年来沉重的心情终于得到了缓解,如今,自然是要美好的去拥抱每一天。

  起身,洗漱,更衣,然后遇见兄长与妹妹,随后看见妹妹怀中那颗巨大无比的蛋……

  兄长太一摇了摇头:“太清我跟你说,这颗蛋是昨晚从父亲的电脑里跑出来的,当时我还以为在做梦呢。”

  “电脑里跑出来?”太清像是看傻子一样斜眼盯着自己的这个小不点兄长。

  他这个兄长,平常就大大咧咧的,还总爱开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但今天这个玩笑实在是太过于无厘头,太清都开始怀疑,他的脑袋是不是睡迷糊了,还没有清醒过来,以至于编出如此……

  “等等!”太清猛然意识到一件事情,随即高声呼道:“你刚才说,这玩意是从电脑里蹦出来的?”

  太一连连点头:“对啊,对啊!”

  小光不满意的吹起了口哨,并且指责太清的不文明行为,示意太清将指着她的手指放下去。

  太清左看看妹妹怀中的蛋,右看看兄长脸上的不作伪的表情,噔时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母亲:八神裕子、父亲:八神进、兄长:八神太一、妹妹:八神光……”

  太清终于想起来了,以上人名,皆是出自前世一部名为《数码宝贝》的,由东瀛国一家动漫公司制作的儿童动画片。

  在当时可谓是盛极一时。

  自己小时候自然也是爱看的,他还曾幻想着自己也能拥有一只陪伴自己一生的数码搭档,一起去闯荡数码世界,打败黑暗的数码宝贝,拯救弱小什么的。

  但随着年纪的增长,心智的成熟,以及周围人的看法,太清也就渐渐淡忘了这一切。

  可是随着太一的这一段描述,太清昨晚刚产生的真实感就随之破灭。

  尽管往后正剧中具体的情节已经记不太清清楚,但是这堪称最初的一幕,太清却记得很清楚。

  “所以,我这是在做梦,对吧?”

  太清掐了一下自己的腿。

  痛感真切的通过神经电信号传递给了他的大脑。

  “我没骗你!是真的。”

  “我知道……”

  “如果你要是不信,你自己也可以去摸一摸?唉!你知道?”

  “是的,我知道。”太清长叹一口气。

  先不说其他,其实到了成年,太清还是有关注过数码宝贝的信息的,毕竟《最后的进化》是那样的感人,是那样的残酷。向成人的他,向成人的我们,揭示了现实的一面……

  童话,总有完结的时候……

  “总之,我相信你说的了。”太清说完这句话,便心事重重,行事匆匆地将盘中的早餐吃完,随后独自一人返回屋中,并将门反锁了起来。

  “太清这是怎么了?”太一看着自己弟弟异常的举动,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他的弟弟一直都很成熟,甚至有时候太一觉得自己才是被照顾的那一个。因此,太一也就没有在意。

  “哎小光,你的蛋呢?!”

  ……

  ……

  ……

  将自己锁在屋中,太清轻声质问着自己:“这是一场梦?对吗?这一场无比真实的梦?对吗?这是一场永远不会醒来的梦?对吗?”

  “叩问东皇,这里真的是梦吗?”

  明明,昨天晚上才下定决心拥抱这个“真实”的世界,去拥抱自己接下来的“真实”的生活。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当一个人知道自己是生活在一部作品中,一部早已经注定好结局的作品中的渺小的人物后……他的心态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其他的太清没有感受到,他现在最大的感觉就和自己刚刚降生在这个世界时的感觉一致。

  不真切、不真实、虚假的、空洞的、荒诞的、不着边际的!

  ……

  无人应答,也不可能有人应答。

  一直等到手臂开始发酸后,太清才放下了合十的双手,在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似乎也就这样认命了。

  “着眼于当下吧,其他的就不要瞎想了。”

  太清来到书桌前,打开抽屉,里面是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几个日记本。

  太清将它们全部拿了出来,从最初的一本开始看起。

  ——

  1993年,9月30日

  看月相,今日应该是七月十五了,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两年了。时间过得还真慢啊,总感觉很不真切,很不真实。但是我还是决定写下日记……

  ——

  上面的是自己还不成熟的字体,那时候自己才两岁多,肉嘟嘟的小手很不灵活,拿笔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更不要说写字了。

  太清轻轻的翻过了这页。

  ——

  1993年,12月27日

  按照道历来说,今天应该是冬月十五了吧。说起来我前世的生日就是这天,我要不要给自己办一场生日宴会呢?呵呵,说笑了。

  不过今天也确实很开心,毕竟身为兄长的太一终于……

  ——

  ——

  1994年,2月10日

  新年啊,可惜不是这个世界的。而且今年梦还没有醒。或许,我并不希望醒来?

  不过,最近可以看得出小光渐渐懂事了起来,终于不再像小时候那样烦人了,但是她说话还不太利索,总是要讲半天我才能知道她要说什么……

  我开始后悔给她哨子了。当初就不应该怕麻烦,说话不利索就要多练练,不能让她依赖哨子,否则以后成了哑巴该怎么办?好歹是自己的妹妹!

  真是的,说起来父母也是,孩子这都三岁了,说话还不利索也不知道担心一下啊。

  ——

  ——

  1994年,3月13日

  今天,我终于下决心收回小光的哨子,可是她却将自己的哨子看管的很好,我根本无从下手!很遗憾,今天的作战失败了。

  你敢信!我一个二十多岁的竟然斗不过一个三岁小孩!这是我人生中的一大耻辱,而我一定会洗刷它!

  ——

  ——

  1994年4月3日

  二十天了!二十天了!我竟然还没有成功夺走小光的哨子!不行,不行,一定要计划好。

  可是经过这么多天的行动,小光也变得很谨慎了。甚至去洗澡都要带着哨子!根本不让哨子离身。

  偷的行不通,我总不能去强抢吧?

  不行,还要想想办法。

  不过现在更麻烦的是,父母以为我也喜欢哨子,所以直接给我新买了一个,这就尴尬了,戴也不是,不戴也不是……

  而且后续也没有理由去拿走小光的哨子了啊。

  虽然不想承认,但我还是不得不承认,我的哨子夺取计划,失败了……

  ——

  ——

  最开始每一页都很短,甚至有时候只有几个字。毕竟一个新生儿的时间,不是吃,就是睡,玩又很大概率只能在家玩,又有多少可以供记录的事情呢?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太清自己逐渐将目光从自己的身上移开,挪向了自己这一世的家人。篇幅也越来越长,虽然很多都是无意义的话,甚至可以称之为废话的文字。

  而就是这样一句又一句话没有意义,显得多余的字句,却是这几年来每一日温馨的沉淀,标志着这是一个真实的,真切的,现实的世界。

  一直翻,一直看,一直到昨晚写下的那句打油诗:

  由是明月最思乡,

  乡思总是惹人愁。

  愁来无处,徒叹奈何

  如是枯枝,茕影孑立。

  太清最终拿起了笔,潇潇洒洒的在这段诗旁添了四字:狗屁不通!

  太清的心情终于稍微舒畅了起来,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

  而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行至了半晚。

  “没想到啊,时间竟然过了这么快。”

  起身后,太清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肚子实在是太饿了,以至于眼前都开始冒金星了。

  太清猜测,太一和小光应该正在陪滚球兽一起玩耍。

  不过太清知道,冰箱中还有些面包和牛奶,足够他先顶一阵子了。所以就不用去打扰自己的兄长了。

  坐在饭桌前,太清一口一口吃着面包,脑海中还在思考着:“说起来,今天晚上应该会发生一起爆炸吧,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暴龙兽和鹦鹉兽对战导致的,而且太一和小光会牵扯其中。”

  太清无奈的叹了一口:“不过,我又能做什么事情呢?我的心智已经成熟,按照设定来看,我现在是看不到数码兽的,况且数码兽之间的战斗,除非是被选召的孩子,否则其他人又能做什么事情呢?”

  “自己又是否要去干涉他们的人生呢?”

  “而且,说到底,自己真的有决定他人人生的权力吗?”

  在太清看来,这段经历与之后的那段冒险都是属于太一、小光人生中不可或缺的经历,是属于他们自己人生的宝藏。

  在这些经历之中,他们收获了独一无二的友情,并且获得了心灵上的成长。见识到了世界的广袤……

  而这些都将为他们以后的人生提供强而有力的助力。

  如果自己贸然插手,将这一切破坏的话……不就等同于破环了他们应有的人生吗?

  太清不认为自己有“桥场恭也”的能力与实力,在干涉他人人生后还能将其拉回“正轨”。

  而且“桥场恭也”也是在经历过一次失败后,经过学姐的指点才最终实现了不伤害任何人的“重置人生”。

  太清可不认为自己会有那样的学姐在关键时刻点醒自己。

  就这样思索着,太清不知不觉间就吃完了手中的面包。

  “太清?你出来了?是身体不舒服吗?我中午叫了你好几声,结果你完全不吭声。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突然推开卧室门的太一看见了正在吃饭的太清。

  “对了,你来看看,那颗蛋孵化了呢!就是……”太一不太能够准确描述黑球兽是怎样的,它又是如何进化成滚球兽的,“总之,你先来看看吧!”

  说着太一就稍显强硬的拉着太清进屋一看。

  太清被太一拉着来到了卧室的门前,然后他停在了门口,没有进屋。

  即便如此,他也能将室内的情况全部收入眼底。

  而在他的眼中,这间卧室除了小光,并没有其他生物存在。

  太清的眼神暗淡了下来,同时,也好似如释重负一样,轻松了下来。

  随后他故作笑容,对着小光所在的地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滚球兽是吧,我知道了,祝你们玩的开心。我还有些不舒服,先回屋了。”

  说罢,不等太一的劝阻,太清再度将自己锁在屋中。

  “太清,到底是怎么了?”

  太一和小光面面相觑。

  小光摇了摇头。

  随后太一又问到:“对了,小光,滚球兽呢?”

  小光指了指厕所的方向。

  “原来是上厕所了啊。不对,太清明明没见到滚球兽,为什么会知道滚球兽的存在呢?”

  ……

  ……

  ……

  回到了房中,太清长舒一口气,再度来到自己的书桌前,打开了日记,拾起了笔墨。

  ——

  1995年……月……日

  我很庆幸,上天替我做了选择。被选召的的孩子只能是孩子,不可能是大人。而此间的界定也幸好是心灵,而非身体。

  这样一来,我也终究不用再纠结了,只需要默默的在背后守望着他们就好,我不用强迫自己去无视,也不用勉强自己去干涉。

  因为我无能为力!

  是的,我无能为力!

  这样就很好,这样就很好。

  ——

  太清注视着自己刚刚写下来的这一段话,内心说不清到底是轻松还是悲伤。他只觉得空荡荡的,整个人都提不起精神来。

  最终他叹息一口气:“就让我做一次,胆小的懦夫吧。”

  似是置气一样,用力的合上了日记本,随意将其抛弃在书桌上,然后整个人毫无形象的躺在床上,用手臂挡住落日的余光,太清强迫自己进入了梦乡。

  等到再次醒来,已是次日凌晨。

  太一和小光安然无恙,但却被母亲不断说教着。

  然后他就从父母口中听闻了昨晚发生的爆炸,以及他们想要搬家的意愿。

  太清在心中这样对自己说,一连说了三遍。

  “这样,挺好……”

  “这样,也挺好……”

  “这样,是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