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数码宝贝之八神太清 > 第三章 而我有一个故事,你要听吗?(4000)

  太清似有所感,起身来到家中的客厅。

  另一台数码器如期而至。

  太清深吸一口气,然后不自觉的去寻找美子。可……事情好像发生了变故,美子似乎追随小光而走,竟不在家中!

  而小光已经踏上了回家的路……

  “哎——!”长叹一口气,太清头疼的拿起了这台属于小光的数码器。

  “这下子,麻烦了啊。”

  自己尽心尽力的不去参与到“属于太一等人的战斗”中,结果还是不可避免的要去做些什么。

  否则……

  恍惚间,太清竟然觉得就让它在这里呆着就好,就算被小光发现了又如何呢?自己本就应该尊重他们的人生,如果自己参与了进来,那不就违背了自己之前做下的决定吗?

  但是,如果放任不管……剧情就偏离了太清的记忆。到时候,故事最终又会走向何方呢?太清不知道,谁都不知道。

  因此,现在有两个选择摆在太清的面前。

  一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维持原有的剧情。虽然结局并不被多数人喜欢,但所有的孩子都活了下来,也都有了属于自己的人生。

  二是:就这样放任不管,自己不用做任何事,只要让剧情“随意”演出就好。可如此一来,后续的剧情就会发生“偏移”,而最终它会“偏移”成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孩子们的安全问题,谁都无法保证……

  “所以,我该拿你怎么办呢?”太清自言自语的说到。

  “如果不把你送走,小光就会有危险。可如果送走你,我又要如何保证你能首先落入巫师兽手中呢?”

  太清痛苦的挠了挠头。他在这一刻开始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的“先知”,痛恨自己的软弱,痛恨自己的无能。

  如有他有能力,有决心能够在改变了他人人生轨迹的情况下而不影响他们“最终”的人生……

  可太清自认没有这样的能力。

  他多希望现在能有一碗孟婆汤,只要将前尘的一切都忘却,那样他就可以用“当事者”的视角来处理这件事情,不至于如此纠结了。

  太清逃也似的躲回屋中,仿佛只要不看见那台数码器,就可以当它不存在。

  无力的耷拉着脑袋依靠着房门,他先是看了看自己枕头的方向——在那个底下,是自己刚刚才藏起来的另一台数码器。

  “或许?它只是换了个位置?”

  “数码器既然都能自己飞过来了,换换位置也是可以的吧!”

  太清缓步走到床边,手颤巍巍的伸向了自己的枕头。

  “一!”

  太清深吸一口气。

  “二!”

  太清缓缓吐出一口气。

  “三!”

  太清猛地将枕头掀开。

  看着仍在枕头下的数码器,以及刚才不知不觉间被自己拿在手中的小光的数码器。太清如同泄了气的气球,跪坐在地上。

  “呵呵!我真傻!”

  太清枕着双臂瘫倒在床沿。

  “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来到这个世界的!我来到这里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有谁能够告诉我!”

  “什么都不说,却让我知晓他们的命运与人生。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究竟是故事外的人,还是故事里的故事!”

  “我迄今所记录的,我迄今所感受的,究竟是真还是假!”

  “我又是谁?是故事外驻足观看的皓,还是故事中八神家的次子太清……”

  “这些有谁能够告诉我!有没有人能够告诉我!”

  “到底哪边才是真的,哪边又是假的。如果说两边都是真的,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

  长久的沉默

  ……

  太清时隔4年,再度念起前世神明的祷词。

  “叩问东皇,再拜昊天。小子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降生到此……能不能,告—诉—我——”

  太清的神智已经接近崩溃。

  是真,还是假,是梦,还是幻。他分不清,更加不明白苍天为何如此捉弄他。

  带着记忆莫名奇妙的降生到一个新的世界,并且还了解身边至亲之人的往后余生。

  或许这对于想要改变他们命运的人来说是天大的好事,是上天与神明的恩赐。

  但对于皓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观众”来说。这却是一份十成十的惩罚。

  因为是“观众”,所以永远是一个旁观者,是一个局外人。

  而局外人最忌讳的就是全身心的投入到“剧情”之中。

  因为“剧情”中是没有局外人的“剧本”的。

  可现如今,皓成为了太清,成为了八神家的一份子。他不可避免的进入了“剧情”之中。

  原本以为自己只要将自己“边缘化”那就能把自己变成一个路人,一个一笔带过的配角。

  可是,突如其来的一台数码器闯入了他的生活,他起初还能用“这是小光的”来蒙骗自己。

  但其实在他拿起数码器的那一刻,皓就知道,这是属于“八神太清”的东西。

  因为那种仿佛命运丝线的感觉在皓触碰到数码器的那一刻就紧紧的将他缠绕。

  但是他想要逃避,所以他在否认。

  否认自己的感觉,否认自己的存在,否认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前世与今生。

  他现在迫切的需要一个“真相”,一个来到此处的“意义”,哪怕是骗人的……

  于是,仿佛是上天的回应。

  就在这一刻,一则消息从他的电脑中弹出,不用太清操作,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中播放而出。

  那是皓前世唯一的好友——陈的声音。

  ——

  想知道答案吗?门口有一份我寄给你的快递,其中包括了你所寻求的所有答案。

  ——

  随语音附录的还有一封电子邮件。

  太清愣神的望着自己的电脑,然后飞快的跑向玄关的大门。

  正好迎上了归家的小光,以及被小光抱在怀中的一份快递。

  “二哥,这应该是你的快递……”

  太清没有注意到小光失落的神情,只是粗暴的将快递抢了过来,然后飞速跑回屋中,并且将房门反锁。

  “二哥……咳咳!咳咳咳!”小光突然咳嗽了起来,她只觉得心很痛,她从未见过那样神态的二哥。

  狰狞而恐怖,全然不似往日的温和与平柔。

  小光想要知道,二哥在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内发生了什么。

  一家人,就应该好好谈谈,互帮互助。——这是太清教给她的。

  可是如今,却是二哥率先破坏了这项约定。

  但,家人始终是家人。

  于是小光来到了太清的房门前,抬起手,却始终没有敲下去。

  最终,小光选择背靠着太清的房门,蹲坐在那里,等待自己兄长。

  ……

  ……

  ……

  太清发了疯似的撕开了快递箱。

  其中最醒目的当属两件物品:

  一个是一颗蛋——一颗纯白色的数码蛋。

  另一个是一本书——一本在太清看来装饰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的书。

  这本书的正面镶嵌着十二颗宝石。这十二颗宝石按照十二时钟的方式排列。

  但只有位于1点钟位置的宝石散发着橘黄色的光芒,剩下的十一颗具是暗淡无光的样子。

  然后由这暗淡的十一颗宝石为起点伸引出了十一道铁链枷锁,将这本书牢牢锁住。

  而除了这两件醒目的物品,这件快递箱中还有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

  一副翠绿色的,白睛龙形的玉石手镯。其下还压着一张有关这个手镯的基础说明。

  太清抛下这些所有,转身回到电脑面前打开了随音频一起发来的邮件。

  在信件的开头,是一串不均匀间隔的字符。

  太清注视着这段字符良久,眼神逐渐开始迷离,但很快就变为坚定!

  他立刻打开了“混沌算法”,将字符按照提示输入,然后开始运算。

  他记得“混沌算法”的最长运算记录是10的1.9990801兆亿次方。而这10的1.990801兆亿次方中鲜少有重复的代码,很是混乱,和以往的运算本质上还是一样的,只不过运气好了一些罢了。

  但这一次和以往的运算都不一样,在将数值输入进去后,混沌算法如同陷入了死寂一般,一动不动。

  太清眉头一皱,想要再看一眼信件中的数值。

  但就是这移动的鼠标,却意外地带动了“混沌算法”的运算!

  太清将鼠标静止,运算在持续了一会儿后也就随之而停,并且所有的运算结果在过了两分钟后就被删除了大部分,只留下了几行乱码。

  太清尝试点了一次键盘,“混沌算法”再度运算起来。

  一如之前,随着太清不再操纵电脑,“混沌算法”也停止了运算,并且删除了大部分的内容,只留下几行杂乱的,无意义的乱码。

  而随着这一次的运算,之前移动鼠标留下的乱码也发生了更新。

  太清震惊的看着这最终的结果,随后立刻将界面调回邮件内容

  ——

  这就是开启“鸿蒙”的密钥。是在4731那一年,我们共同运算出来的结果。

  说真的,这封信的开篇我想了很多,但最后还是决定以这一串的数值为起点。起码,这样一来,你应该就会愿意往下看去了吧。

  不过你的记忆应该停留在4728年,你肯定会以为是我接手了你的‘遗愿’,所以才说这是你我共同联手解开的这一谜题,很可惜,不是。

  你真正离开的时间是4732年,至于为什么你的记忆会停留在4728年,你为何会降生在你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中。

  我只能说,这是4732年你自己的选择。

  这一切的答案都被你自己封印在我寄给你的那本书中。

  这里有4732年的皓说给八神太清的话语,也有讲给4728年时的皓的答案。

  而打开这本书的方法,就是将书籍封面上的十二颗‘神觉石’完全点亮。

  至于点亮的方法,则是需要你带着这本书去游历一番了。

  我能给你唯一的提示就是这一段话语:

  不要迷惘了,哪怕脑袋空空,也不要去迷惘。

  空空的脑袋起码会让你放松,能让你以更好的状态迎接下一次的挑战,但是迷惘却会不断消耗你的精力,让你无心应战。

  不要去纠结是真还是假,如果拘泥于真假,便会错过沿途众多的美好与感动。

  时刻牢记,梦想的存在,无关外物,最重要的是你的心。

  ……

  然后,去吧,同你的伙伴一起在那片世界中,你将获得点亮宝石的机遇。而玉龙将为你打开,通往‘蒂塔海姆——数码世界’的大门。

  ——————陈

  ——

  太清闭上了双眼,沉默了片刻,转身将目光投向那本被铁链封印的书籍。

  “答案,都在其中吗?”

  他又看了眼一旁的数码蛋。太清起身,打开了房门。

  “小光?你怎么在这里!”

  小光没有回答,因为他看见了位于太清房中的那颗蛋,并且认出了它。

  “二哥,你也要走吗?”小光站在太清的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小巧瘦弱的身影此刻异常的挺拔,

  太清迎上了小光愤怒的眼神。

  “有一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我。而现在,我有了解开它的线索。”

  小光哭着摇了摇头:“可是你说过的,一家人就是要互相帮助才对,有什么问题是不能给家里人说的吗?为什么一个个都要离开,为什么都要把我抛弃!”

  太清一手搭在小光的肩膀上,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擦拭着小光的眼泪:“相信哥哥,好吗?哥哥很快就回来。”

  “不要!大哥是这样,二哥你也是这样!为什么,一定非去不可呢!”

  “小光,你听我说……”太清语重心长的想要解释。

  但小光只是不断的摇着头,然后将脑袋抵在太清的胸前:“如果,你真的要去,那么,我也一起!”

  小光抬起了脑袋,眼神中满是坚决。

  “可是!”太清想要反驳,但随即就沉默了下去。

  因为在小光的手中是一台闪着蓝光的——数码器!

  “这是我的,对吗?”

  太清立刻摸向自己的兜中,果不其然,其中一台数码器被小光拿走了。

  “你——!”

  太清欲言又止,止又欲言,最终只是化作了一声长叹:“我有一个故事,你要听一听吗?”

  小光郑重的点了点头。

  “那好吧,进屋吧。这个故事,很长也很短。但想来应是不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