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财富自由从世界杯开始 > 145、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赵子轩回到潇湘市的时候夜幕已降临。

  由于事先告知了王小虎来接机,赵子轩对下飞机后如何回家的问题并不担忧。

  走下飞机舷梯,赵子轩打开新买的苹果6,瞥见了程语嫣发来的那条短信。

  清北女神总是爱用些拐弯抹角的言辞,这臭毛病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就不能直白点。

  比如直接发一句“师父,我爱你”不就整挺好吗?

  非得来句什么“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要不是赵子轩的语文成绩还算过得去,怕是一时半会儿都琢磨不透其中的深意。

  换别的丝看了估计还得借助网络搜索才能明白其间的浓情蜜意。

  仔细品味后,赵子轩也来了兴致,决定以同样的风格回复一条文绉绉的短信。

  这就叫情调。

  高育良为什么喜欢高小琴?

  还不是因为高小琴有情调,懂得投其所好。

  高书记:小高可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她对明史,尤其是万历一朝的历史,有着很深刻的理解。

  赵子轩不但懂得投其所好,更懂什么叫情绪价值,所以他不会错过这次难能可贵的调情机会。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短信刚刚发送出去,赵子轩的手机随即响起。

  他微微一愣,原以为是程语嫣看见短信后打过来的温柔呼唤,却不料电话那头是何解语的甜美嗓音。

  小同桌是知道他行程的,电话一接通,那头的声音便如泉水叮咚,清脆悦耳。

  “哥,你下飞机了吗?你猜猜我现在在哪里?”

  赵子轩眉头微挑,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期待,问道:“什么意思,该不会跑到机场来了吧?”

  他的话音刚落,自己都不由得摇头失笑。

  因为何解语晚上基本上出不了门,千金大小家规森严,每到夜晚可谓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以绝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机场。

  然而,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何解语得意的笑声:“哥,你真是太聪明了!我本来还想给你一个惊喜呢。”

  赵子轩的心跳猛地加速,惊喜之情溢于言表:“你真的来了?这怎么可能,你妈怎么会让你这个时候出来?”

  何解语的笑声更加欢快:“我妈去旅游了,家里没人管我,我就偷偷溜出来了。哥,我是不是很厉害?”

  赵子轩的心情瞬间变得复杂起来,虽然为她的到来感到惊喜,但更多的是担忧。

  如果她是偷偷溜出来的,那岂不是意味着她身边没有保镖?

  一个女孩大晚上的一个人出门,太危险了!

  他急忙追问道:“你现在在哪里?在机场的哪个位置?站在那里别动,我马上过来找你!”

  “我在机场出口等你!”何解语很是兴奋。

  十分钟后,赵子轩顺利抵达机场门口,眼前出现了一位被众保镖簇拥的千金大小姐。

  看到洋娃娃般完美的千金大小姐身边那阵仗和架势,赵子轩一路上悬着的一颗心稍微踏实了些。

  “哥!”

  何解语小跑着迎了上来,两人紧紧拥抱。

  赵子轩的手臂环绕住她柔软纤细的腰肢,感觉她似乎圆润了些。

  “是不是胖了?”他打趣道。

  何解语撒娇地嘟起嘴:“才没有呢,我明明瘦了,你都不关心我,连我瘦了都不知道。”

  赵子轩笑着打哈哈:“那可能是我自己胖了。对了,你不是说你是偷偷溜出来的吗?怎么还有这么多保镖跟着?害得我白担心了一场,还以为你是一个人来找我呢。”

  何解语解释道:“我一溜出家门他们就追上来了,后来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她同意我来机场接你,但要我十点钟之前必须回家。”

  赵子轩心头一紧,追问道:“你跟你妈提起过我?”

  何解语点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对啊,我经常跟我妈妈提起你,她早就知道你是我哥了。有时候她还会主动问起你的事情呢。”

  赵子轩心里咯噔一下,但转念一想,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何解语身边这么多保镖,她的行踪估计早就被她妈妈掌握得一清二楚了,知道他的存在也不奇怪。

  问题是,她妈妈到底知道了多少……

  算了,身正不怕影子斜。

  反正他也没做过对不起何解语的事情,她妈妈知道又能怎样呢?

  “赵先生,晚上好。”

  两人交谈之际,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赵子轩面前跟他打招呼。

  赵子轩定睛一看,眼前人不是阿忠跟阿孝吗?

  濠江过来的保镖!

  赵子轩对他们的粤语口音相当熟悉,看见是老熟人之后,他礼貌地点头回应了对方。

  随后,在一群保镖的簇拥下,赵子轩与何解语步向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加长林肯。

  这辆豪车在夜色中显得尤为醒目,犹如一头蓄势待发的黑色猛兽。

  不远处,王小虎在一旁看着自家小老板被一群人簇拥着,心中不禁有些忐忑,他一度以为赵子轩遇到了麻烦。

  他几乎要掏出手机报警,却在接到赵子轩的电话后放下心来。

  看到赵子轩上了豪车后,王小虎也驾驶着奥迪A6,默默地跟在豪车队伍后面,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豪车队伍如一道流动的风景线,匀速驶过城市的街道。

  林肯豪车内,赵子轩从双肩包中取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

  “给你。”

  他将礼盒轻轻放在何解语的手中。

  千金大小姐脸上瞬间绽放出惊喜的笑容,语气中透露出一丝激动:“哥,这是什么呀?是给我的礼物吗?”

  赵子轩点了点头,眼中满是宠溺:“你说过不要礼物,但我觉得作为哥哥,还是应该给我的好妹妹准备一份特别的礼物。快打开,看喜不喜欢。”

  何解语迫不及待地解开礼盒上的蝴蝶结,揭开了盒盖。

  眼前,一条蔚蓝色的丝巾静静躺在盒中,其质感和光泽都显示着它不菲的价值。

  “哇!这个颜色太美了!是丝巾吗?”

  她小心翼翼地抚摸着丝巾,仿佛它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生怕自己的触碰会玷污了它。她的指尖轻轻触碰着丝巾的边缘,眼中闪烁着喜爱的光芒。

  赵子轩看着她兴奋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这不是什么贵重礼物,如果你不喜欢,也没关系……”

  何解语急忙打断他:“不,我很喜欢!谢谢你,哥!我决定了,以后每天都要戴着它。就像你每天都戴着我送你的手表一样。”

  她的目光落在赵子轩左手腕上的江诗丹顿手表上,眼中流露出满足和幸福。

  赵子轩笑着扬了扬手腕上的名表,调侃道:“说起来,你还是亏了。你送我一块名表,我能换来无数条这样的丝巾,每天都换一条不重样的都可以换一辈子。”

  何解语却摇头,笑得甜美:“不,对我来说,这条丝巾是无价的。因为它是我哥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我要好好保管它。”

  赵子轩嘴角微扬,露出一抹会心的笑容。

  他确实考虑过送小同桌一份更为贵重的礼物。

  可是,冥思苦想后,他始终无法找到合适的东西。

  在送礼物这件事情上,从来没有让他这么为难过。

  毕竟,小同桌家境殷实,无论何种珍贵稀奇的物品,只要她想要,似乎都能轻易得到。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顾虑,赵子轩如同陷入迷雾中的路痴,苦寻一条出路而不得。

  直到昨天,他与程语嫣一同逛街时,偶然瞥见那条悬挂在商场橱柜上的丝巾,他才如梦初醒。

  当时,他询问程语嫣这条丝巾是否适合小女生,程语嫣一开始摇头说不合适,以为赵子轩打算送丝巾给她的。

  后来得知是送给一个妹妹的,她才点头,称这条丝巾确实适合小女生,很漂亮。

  得到清北女神的品味认证之后,赵子轩欣然买下这条价值三千块的丝巾,将它从繁华的帝都带到了这里。

  也算是礼轻情义重吧。

  最重要的是,何解语看到丝巾之后,好像是真的很喜欢它。

  这就够了。

  当何解语看到那条丝巾时,眼中流露出的喜爱之情让赵子轩感到无比欣慰。

  他知道自己选对了礼物,这份简单的礼物让何解语感到开心,这便是他最想看到的结果。

  为了能让这份礼物更加完美,赵子轩还特意学习了丝巾的几种系法。

  当然。

  也是程语嫣教的。

  此时,赵子轩向何解语提议,要为她系上这条丝巾,看看效果如何。

  何解语自然是千肯万肯,她的长发如瀑布般披肩而下,微微卷曲的发丝散发着自然的光泽。

  赵子轩轻轻触摸着那如丝般顺滑的发丝,海藻般浓郁的秀发香气四溢,让人着迷,仿佛一件珍贵的艺术品。

  “我妹妹的头发为什么这么好看,话说你平时用什么洗发水啊?”

  他忍不住好奇地问。

  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他熟练地将何解语的头发扎成了一个高高的马尾辫,蔚蓝色的丝巾缠绕在头顶,千金大小姐的气质更增添了几分甜美,形象上显得灵动而活泼。

  扎好头发后,何解语轻轻拿出了一面镜子,对着它照了照,脸上浮现出一抹甜美的笑容。

  她轻声道:“我一直都不用洗发水的,洗头都是用香皂。我妈妈告诉我,这样洗的话,头皮屑会减少很多,对头发也有很好的保护作用。她总说市面上的洗发水大多数都不好,用多了可能会产生依赖,还有可能有副作用。我也不知道她说的对不对,但我一直都按照她的话来做。”

  赵子轩听完,不禁对何解语的贵妇妈妈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他忍不住联想,究竟是什么样的母亲,才能培养出如此优秀漂亮、性格上又如此积极乐观的女儿呢?

  她的妈妈,一定也是一位充满阳光和知性的乐天派吧?

  赵子轩不禁有些期待和她妈妈见面的那一天。

  随后,两人一路畅聊,没过多久,车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一看时间,才不过八点五十。

  赵子轩下车后,跟车上摇下车窗的何解语挥手道别,那条随风飞舞的蔚蓝色丝巾在她头上显得格外醒目。

  仔细看。

  她真的太美太甜了!

  不愧是三中新晋的完颜女神,唯一可惜的是,她才十六岁。

  也不知道十八岁的她会倾国倾城到什么程度?

  “哥,今天见到你很高兴,明天学校见!”

  她甜甜地笑着,那一抹醉人的弧度仿佛能轻而易举地穿透人心。

  “明天见。”赵子轩微笑着挥手,目送着那豪华的车队渐渐消失在街角。

  下一刻,赵子轩示意王小虎自己开车走人,而他则是转身准备回家。

  然而,他才刚迈出一步,就看到了不远处那道熟悉的身影。

  他本想绕道而走,但对方却径直朝他走了过来。

  “赵子轩,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路灯下,宋秋雅身着一件黑色风衣,身姿绰约,但俏脸上却带着几分委屈、几分气愤,还有几分复杂的情绪,她幽幽地问道。

  赵子轩看了她一眼,语气冷淡:“谈不上讨厌,只是不想在毫无意义的人身上浪费时间,仅此而已。”

  宋秋雅有些生气,她跑过来,质问道:“你说我是毫无意义的人?你什么意思?我怎么就毫无意义了?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你都忘了吗?”

  赵子轩不想和她扯皮,索性撂下狠话:“是啊,我都忘了,我劝你也忘了吧。没事的话,我走了,明天还要上课,掰掰!”

  “你――”

  宋秋雅气得直跺脚,她原本想好好和赵子轩谈谈,解释他们之间的误会,但如果赵子轩一直这样冷漠,她突然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再热脸贴冷屁股了。

  “拜拜就拜拜,好像我很稀罕理你一样。哼!追我的人多了去了,不差你一个!”

  说完这句赌气的话后,宋秋雅本以为赵子轩会停下来反驳几句。

  但他的脚步却坚定而快速,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的迟疑,就像一个急于归家的辛辛游子。

  直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街角,在寒风中伫立的宋秋雅才露出了委屈之色,越想越气的她半天没有挪动脚步,眼泪却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宋秋雅内心OS:终究是自己一个人抗下了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