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骑士的愉悦征途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反叛的落幕(完)

第二百九十二章 反叛的落幕(完)

  “绝对不可以!”

  根本没有等到爱德华开口,金发少女就已经气势凛然的把他挡了回去,湛蓝的眸子一闪一闪的,插着腰回绝道:“这次你休想要让我回海牙堡,就算你不肯带上我,哪怕是徒步我也会自己去冻土城!”

  爱德华除了苦笑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显然不知道艾伦从哪里先一步得到了消息:“是路斯恩告诉你的?”

  “哼!我还用不着别人告诉——看到你表情的时候人家就全都猜到了,你休想!”气得鼓鼓的面颊泛起一抹嫣红:“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打算怎么这么做了!”

  “先别生气了好吗?”黑发骑士很是无奈的苦笑着,双手按住了艾伦的肩膀:“这一次去北方非常危险,超乎想象的危险——我甚至都猜不到自己将会遇到什么样的敌人,我怎么能拿自己的妻子去冒险?”

  “那这一次呢?”艾伦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有些可怜兮兮的看着爱德华:“你又要把我扔下了吗——别忘了,我还救过你呢,不止一次!”

  “当然,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也没有任何阻拦你的理由——艾伦,我知道这么说很奇怪,但我真的很在意你的想法。”爱德华的表情突然凝重了起来:“安森陛下也好,格林·特恩也罢……我可以不在意他们的背叛,只有你——如果你真的认为我们应该去共同面对那些危险,那就这么做吧!”

  “爱德华……”

  金发少女还有些诧异,她原本还觉得需要费很大的功夫才能说服面前这个讨厌的家伙,但是却……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想要哭出来呢?

  “需要我借你肩膀吗?”挑了挑眉毛,黑发骑士嘴角扬了起来:“趴在丈夫的肩膀上哭没什么大不了的,对吧我亲爱的小妻子?”

  “才、才不会哭给你看呢,你这个讨厌的家伙!”

  面颊羞红的金发少女气呼呼的插着腰,目光之中却闪过了一丝的不忍——她很清楚现在的爱德华有多伤心,不仅仅是这种形同流放的敕封。更是因为安森剥夺了他的圣树骑士头衔,这件事对他的打击有多大,艾伦甚至不敢去想象。

  哪怕已经过去了好几年,那个从乡下村庄来到海牙堡的小侍从依然存留在少女的记忆当中。他为了成为圣树骑士,为了将自己主人的戒指还回去历经了多少凶险?

  这是爱德华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道印记,那枚象征着他身份的戒指现在却被夺走了,艾伦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安慰他——哪怕这个家伙装得再怎么坚强,也不可能一丁点都不伤心的。

  哪怕在攻下马尔凯鲁斯山丘的那一天。爱德华身上披着的也不是血十字纹章,而是圣树骑士团的罩衣和斗篷,就足以证明他有多在意这个头衔了。

  他只是不愿意,也不希望别人看到他的伤口罢了,不愿意让别人相信自己可以真的伤害到他——这个故作坚强的混蛋!

  …………虽然说是要收拾东西,但其实根本没有太多需要整理的——这座房子是贝里昂送给爱德华的,也根本没什么需要带的,至少对于爱德华和艾伦两个人来说确实没有什么是真的需要带走的。

  不过还没等两个人准备出发,就遇到了另一个刚刚准备来上门拜访的人——朴素的教士长袍,干净的长筒靴。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就像冬日中的阳光一样清澈,却还带着几分歉意的模样。

  “其实……我是来告别的,爱德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小教士韦伯·亚历山大开口说道:“本来还以为我们碰不上面了呢,但看起来光辉十字依然庇佑着我——也庇佑着我们所有人。”

  “为什么?”金发少女有些好奇的问道:“难道说是要回海牙堡了吗——正常来说不会有教士被从光辉十字圣堂逐出去的吧?”

  “并不是被逐出去的,而是我自愿选择的这个结果。”小教士微笑着摇摇头:“我的目的地也并不是海牙堡,而是另一个地方。”

  “相信您也已经听说了,安森·马尔凯鲁斯陛下准备为他的姐姐阿黛尔公主殿下建造一座教堂,用来纪念和传播光辉十字的福音。”小教士低着头说道:“为此陛下特地拨出了一笔巨款——对于教会而言。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了。”

  说到这儿的时候,韦伯甚至兴奋的稍稍捏紧了拳头:“而在殿下仔细斟酌,并且和大主教讨论过之后,准备让我来担任这座新教堂。以及其管辖范围内的主教!”

  “我不知道怎么来形容,但这确实是一份非常沉重的恩典,甚至……令我相当的惶恐。”小教士的表情稍稍露出了几分惭愧:“为光辉十字传播福音和教义是非常重大的使命,更不用说是作为主教了——这简直太,太令人激动了!”

  “那看起来我只能恭喜你了,亲爱的韦伯。”爱德华的笑容有些玩味:“能不能稍稍多问一句。这座阿黛尔教堂,究竟是建立在什么地方呢?”

  “北方。”韦伯笑了:“在王国最北方,那座被冰雪覆盖的冻土城——按照安森·马尔凯鲁斯陛下的旨意,我将去那里传播光辉十字的福音,建立三百年来冻土城的第一座属于光辉十字的教堂,让那片荒芜而又野蛮的土地,真正沐浴在星空神国的祝福之下!”

  小教士越说越激动,甚至没有注意到爱德华脸上的表情正在微微的发生变化,直至他停下来了,爱德华才笑着开口问道:“那你知不知道,我已经被任命为冻土城伯爵了呢?”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接受这份使命的原因,爱德华。”小教士目光闪烁着和爱德华对视着:“在过去我曾经怀疑我,我也曾经质疑过,但我现在可以无比的确信——你的身上一定背负着某个无比重要的使命。”

  “正是这个使命驱使着你前往北方,正是这份使命,让你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小教士的手都在颤抖着,声音越来越急促:“在海牙堡、在都灵城、在璨星城、在瀚土……所有的一切,都是光辉十字为你准备好的历练,而当你完成这一切的时候,你就会明白自己的使命是什么,你就会明白,光辉十字为你准备的是什么!”

  “拥有,才能抛弃;承诺,才能背叛;拿起,才能放下……也许你现在还不肯相信,但是冥冥之中一定有什么在启示着你,催促着你去追寻和抓住你命中就应该得到的一切,然后成为你过去从未想要成为过的那个人。”

  “而我,就是见证这一切的见证者。”韦伯·亚历山大的神色越来越肃穆:“你相信这一切吗?”

  “……很难,但我正在尽量尝试着。”爱德华摇了摇头:“但如果是你所说的使命,我相信我已经知道了——而我也很清楚,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北方就是我的起点,那里才是属于我的‘都灵城’,也正是属于你的‘光辉十字圣堂’。”

  “你们都在说些什么啊?”艾伦歪了歪头:“为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

  “简而言之,看来我们这路上又要多一个同行的朋友了。”一边打趣着,爱德华单膝跪倒在了艾伦的面前,轻轻捧起了少女的手:“亲爱的小姐,愿意和你的骑士一起上路吗?”

  血一样红的夕阳映照在爱德华的脸上,也染红了少女娇羞的面颊,背对着太阳的小教士,只在地上留下了一道肃穆的影子……

  ——————————————————————————————————————————

  好吧,看来真的有不少读者被空空给气疯了……再给诸位道个歉,空空躺在案板上,随意大家切割,想吃那块就切哪块吧。

  但我要重新声明一点,我没有太监,也没有烂尾,到此就已经完结了。

  因为这不是”爱德华征服史“,也不是什么争霸文,这是“一个无法体会到愉悦的男人,努力找到人生目标的故事”

  所以当爱德华明白他究竟想要得到什么,他存在意义为何的时候,这个故事就结束了——空空当然还可以继续写下去,伦德海盗故事线,西海岸故事线,鲜血绝壁的异教徒……空空有的是可以写的。

  但那就不是我想要的故事了,这不是“爱德华如何成功”的故事,而是“爱德华如何找到目标”的故事。

  当他穿越的时候,他和阿斯瑞尔没什么两样,他和很多魂穿的穿越者没什么两样,他甚至还不如他们,因为他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

  空空就是那么任性,我可以接受读者的原创人物,然后借此基础上构建新故事;大家高兴,空空也有动力写下去;但空空不会因为读者而改变内容。

  我讨厌解释,但我明白大家现在的心情,我没给大家一个想要的结局,爱德华征服了北方,征服鲜血绝壁,征服了都灵王国和多米尼克……我觉得写个二百万字不成问题,但那就没意思了。

  嗯,空空特别任性——所以,请期待我的下一个作品吧,应该会比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