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滨江警事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韩市长分析的真相

  滨江警事正文卷第一千零三十五章韩市长分析的真相审讯依然在继续。

  颜卫军的心理防线被击溃之后,有问必答。

  元旦下午,他在去长途汽车站揽客时无意中看到从电信营业厅出来的卢学芹。他早就看出祁绍平跟卢学芹关系不一般,甚至亲眼看到过两人在镇外私会,于是心生歹念。

  卢学芹由于压力大,当时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见他是厂里的同事,想着肯定是要回长江镇的,就稀里糊涂上了他的车。

  他把车开到渡口东边的小码头,装作为卢学芹好“苦言相劝”。

  卢学芹没想到他居然知道她跟祁绍平的事,第一反应是逃离。他岂能错过这个机会,以把她跟祁绍平之间的事告诉余美珍向威胁,试图在车上与卢学芹发生关系。

  卢学芹坚决不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个案子并不复杂,只是因为卢学芹出国打工赚了三十万,而那三十万又“不翼而飞”,导致这个案子看上去错综复杂。

  接下来的审讯没什么好看的了,韦支示意小鱼关掉彩电,紧盯着韩渝问:“颜卫军杀害卢学芹的经过搞清楚了,但还有很多情况没搞清楚。元旦那天下午,卢学芹来滨江做什么?”

  “来借钱,顺便来买打国际长途相对便宜的200卡。”

  韦支追问道:“来借钱,跟谁借?”

  韩渝打开笔记本,翻到中午记录的那一页,轻轻放到韦支面前:“12月30号下午4点半,她给远在的塞班的同事方燕虹打过电话。方燕虹告诉她之前汇过去的钱花完了,阿生2号又要去做透析但没钱,她说她想办法。

  她家的经济条件并不好,她除了跟祁绍平借钱,只有来滨江跟管朝红借钱。但她最终没去找管朝红借,可能知道管朝红家刚买了房,又刚开了一家汽修店,估计手里没多少钱了。”

  “这是你的猜测?”

  “这个推测很合理。”

  “是比较合理,但不够全面。”

  “韦支,我不太明白,你能不能说具体点。”

  “文峰附近除了商场还有哪些单位?”韦支没回答韩渝的问题,而是转身看向韩向柠。

  “人民医院!”韩向柠不假思索的说。

  韦支点点头,再次看向韩渝:“你虽然出过几次国,但没出国打过工,更没去过美国。我了解过,去塞班其实就是去美国,签证很难办,入境很麻烦,尤其像卢学芹这样的年轻女子。”

  韩渝一头雾水,不知道“老帅”想表达什么。

  韦支意识到他是真不懂,耐心地解释道:“塞班对前去打工的外国人有明文规定,只要是怀孕的一律不得入境,主要是防止去他们那儿生孩子,因为孩子生下来就是美国国籍。

  我问过出入境科,出入境科的同志说不只是我们中国,就是日本、韩国的年轻女子去,哪怕是去旅游,都有可能被要求做孕检,并且就在机场做。如果检出怀有身孕,会让人家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韩渝醍醐灌顶般反应过来:“我没去过塞班,不知道这些。卢学芹去过,她肯定知道。所以她要打胎,不打胎她去不成。可她又遇上了个暗恋她的霍兆军,霍兆军有点死皮赖脸,她直到下午五点多才甩掉了霍兆军。”

  “所以她那天来滨江很可能是借钱和打胎两件事,买200卡只是顺带。”

  “韦支,我还是不太明白,她到底喜不喜欢祁绍平?如果说不喜欢,她对祁绍平堪称好的不能再好。如果说喜欢,她又想离开祁绍平,甚至要打掉祁绍平的孩子。”齐局忍不住问。

  “我一样想不通,人已经死了,很多内情可能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韦支,你说她的精神是不是有问题,见谁爱谁,只要爱上就对人家好,同时同情心又很泛滥,听说阿生等钱救命,就赶紧给阿生汇钱。发现那点钱不够,又想再次出国打工赚钱。”

  “花痴?”

  “应该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她急着借钱给阿生救命,为什么不跟祁绍平借?”

  “祁绍平那个副总有名无实,刚才你们都听到了,连颜卫军那个混蛋都瞧不起他。卢学芹在常林服饰干了小半年,不可能不知道祁绍平做不了主、说了不算,更没有财权,就算开口也借不到,反而会让祁绍平为难。”

  “这倒是。”

  “不对,既然祁绍平没什么本事,在厂里只是个摆设,卢学芹为什么会喜欢他?”

  “可能她的精神真有问题。”

  韩向柠旁听了半天,基本搞清楚了来龙去脉,冷不丁抬头道:“各位,卢学芹不是你们以为的那种女孩,我觉得她的精神没问题,你们刚才说的那些也没什么想不通的。”

  韩渝下意识问:“柠柠,你这话什么意思?”

  “如果没猜错,她自始至终都没爱过祁绍平!”

  “她不爱祁绍平,为什么要跟祁绍平好,还对祁绍平那么好?”

  “很简单,她喜欢阿生。”

  “喜欢阿生跟喜欢祁绍平有什么关系?”

  这些男人,真不懂女人!

  韩向柠暗暗腹诽了一句,耐心地解释道:“她出国打工时才十几岁,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阿生追求她,对她非常非常好,虽然知道只能做临时恋人,但对她而言这一样是初恋,并且是刻骨铭心的初恋。”

  韩渝似懂非懂地问:“然后呢?”

  “然后合同期满回国,虽然她很早就知道两个人不会有结果,但他们一起生活了两年,两年的感情说断就断有那么容易吗?”

  “还真是,她跟别人不一样,在国外的那段感情是她的初恋,不像别人回国之后有丈夫、有孩子,在情感方面能够无缝对接。”

  “总算开窍了。”

  韩向柠点点头,接着分析道:“她应该想找对象,不然也不会在家人安排下相亲。但她的择偶标准,肯定会参照阿生。临时夫妻的感情往往比真夫妻的感情好,我能想象到阿生那会儿对她有多好。

  毕竟一个女孩子,无怨无悔的陪他,可他又给不了女孩子未来,女孩子合同期满回国之后甚至都不能再联系,所以会心存愧疚,会对她非常非常好。”

  韦支和牛总深以为然,频频点头。

  小鱼都觉得“市长嫂子”说的有道理。

  “可以说她回国之后不是找对象,而是找感觉,找之前那种被爱的感觉。相亲的那些小伙子给不了她这些,祁绍平的情况跟阿生有点类似,想跟女孩子偷情当然要对女孩子好点,就这么让她找到了感觉。”

  韩向柠想了想,继续道:“可她跟阿生是初恋,分别的时间又很短,所以她潜意识里一直把祁绍平当作阿生,或者说祁绍平只是阿生的替代品。听说阿生患上尿毒症,正等着救命,她可以豁出一切去救阿生。三十万算什么,甚至连打胎流产都算不上什么!”

  这是最符合逻辑、最合理的分析,所有人都沉默了。

  韩向柠以为大家伙儿不信,想想又说道:“她其实很专一,她真要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就不会拒绝颜卫军那个王八蛋的要求。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悲剧,说到底只是因为她刚开始就爱错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

  韦支沉默了良久,凝重地说:“她不该那么小就出国打工,更不该在那种环境里打工。”

  “是啊,”韩向柠不由想起自己,转身看向韩渝:“幸亏你当年是去跑船的,船上只有男的没女的,如果有女的,在那么寂寞的情况下孤男寡女搞在一起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说到我这儿来了!

  见所有人都看向自己,并且表情一个比一个精彩,韩渝被搞到哭笑不得。

  韦支憋着笑煞有介事地说:“韩市长,徐三野当年送咸鱼出去学开船,我是持反对意见的。可惜我说了不算,只能眼睁睁看着咸鱼去。”

  王文宏岂能错过这个调侃韩渝的机会,忍不住来了句:“向柠,我当年一样持反对意见,可他师父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我只能在心里反对,连说都不敢说。”

  “哈哈哈哈……”

  众人再也控制不住了,顿时一阵哄笑。

  “正在研究案情呢,你们这是做什么?”韩渝正尴尬,手机突然响了,拿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急忙道:“塞班打过来的,国际长途。”

  “接!”韦支顾不上再开玩笑。

  “你好,是我,什么……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怎么会搞成这样?别哭了,现在哭有什么用,我试着联系他的家人,实在联系不上只能靠你们。破了,凶手落网了,我们会依法惩处的,你们也要保重。”

  “咸鱼,怎么回事?什么情况?”齐局急切地问。

  韩渝一连深吸气了几口气,放下手机凝重地说:“阿生死了,留下一份遗书上吊自杀的。”

  “死了!”

  “阿生最难的时候都没想过联系卢学芹,是一个在那边打工的女孩看他可怜偷偷打电话告诉卢学芹的。卢学芹知道之后,不但给他汇钱治病,也隔三差五打电话鼓励他。”

  韩渝顿了顿,低声道:“卢学芹遇害之后自然不可能再给他打电话,五个小时前,他无意中听老乡谈到卢学芹被杀害的事,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留下一份遗书,自缢身亡。”

  韦支紧盯着他问:“遗书上怎么说的?”

  “他说他对不起卢学芹,卢学芹是被人勒死的,所以他选择上吊。活着不能在一起,不如共赴黄泉。”

  “没了?”

  “没了,卢学芹打工时的领班会用电脑,把阿生的遗书和照片扫描下来了,发到了我的电子邮箱。”

  “什么时候能收到?”

  “只要能上网就能收到。”

  “咸鱼干,我去收邮件!”小鱼缓过神,立马举起手。

  韩渝抬头问:“你知道我邮箱的密码吗?”

  “知道,你的邮箱还是我帮你注册的。”

  “去吧。”

  众人等了大约一个小时,小鱼匆匆跑了回来,把刚打印出来的遗书和照片放到会议桌上。

  齐局看了看,惊呼道:“韩市长,你说得对,卢学芹一直爱着阿生。”

  韩渝刚才光顾着看遗书,听局长这一说才注意到,照片上的阿生跟祁绍平很像,搞不清楚的真以为是亲兄弟,甚至会误以为是同一个人。

  案子破了,凶手落网了,可谁都高兴不起来。

  牛总觉得不能这样,提议道:“韦支,老齐,大家伙儿都没吃晚饭,走,我请大家喝酒。”

  小鱼也不喜欢这压抑的气氛,连忙道:“好啊好啊,我们可以去川府老陈。牛总,川府老陈是我们滨江最正宗的川菜馆,他家的毛血旺真好吃!”

  ……

  PS:这两天在外面开会,熬夜多码两章更上,白天就不更了。